2016魔都叶蓝茶话会

2016魔都叶蓝茶话会官方LFT

【叶蓝】你欠我的情人节什么时候还

情人节虐狗七连发!太太就是第一个交的,九月底就交稿了!

Aria:

给叶蓝茶话会的虐狗豆腐渣工程 @2016魔都叶蓝茶话会  听说我是第一个交稿的!开心!(不是 不是糊的(x


还是和情人节有一点关系的嘛汪!






  “大春,”蓝河停下敲打键盘的手,带着一副生无可恋的表情仰头喊住了倒水路过的春易老。


  “怎么了?这个月绩效不理想?”顺手贴了贴蓝河的脑门,“没发烧,可以坚持上岗。”


  “不是,我觉得我可能有点通灵。”蓝河把生无可恋暂时往边上放了放,挤出了一张严肃的脸来。


  “……”春易老又下意识地把手放回了蓝河脑门上去,“以我多年测体温防骗假的经验,你真没发烧,到底怎么回事?”


  “天天见鬼。”蓝河一手揉了揉酸涩的眼睛一手往屏幕上一指。


  “?”屏幕上的画面并没有什么异常,三三两两的玩家结伴路过,有一个落单的元素法师在信使边上,游离的目光似有若无地往蓝河的方向飘。


  “就是那个,那个元素,刚刚找我问东西,开口我就跪了。”


  春易老思考了5秒钟,同情地看了眼揉着眼睛的蓝河,“多大的困难都要扛着,坚持上岗。”


  真是日狗。


 


  “嗯?你还在啊。”对面的元素法师在信使边上操作完了一回头,发现蓝桥春雪还杵在原地一动不动。


  “我不能在吗!”蓝河哭笑不得地回了句。


  “说真的你是不是刻意调查跟踪我?怎么每次都一碰一个准?”叶修刚点着一根烟塞进嘴里,声音含含糊糊的。


  我他妈也想知道啊!蓝河在这头已经要抓狂了,只能咬咬牙假装平静地回一句你想多了再敲上几个黑线的表情,“我要能知道你有哪些小号都在哪能弄丢那么多boss吗?”


  “你说得很有道理。”叶修停顿了一下,“不过确实有很长时间没见了啊。”


  蓝河顺着这话就琢磨起了最近闹得风生水起的兴欣战队,八卦之心也跟着起来了,“忙你的战队?”


  “是啊,赶上之前的圣诞活动和更新换代,得多做点准备嘛。”叶修倒是回答得大方。


  “……真打算以草根挑战职业?有秘密武器?”


  “再往下我就不能说了。”叶修耸肩轻笑了几下。


  切……完全挖不到爆点嘛,蓝河对着屏幕悄悄竖了个中指,才听到叶修慢悠悠地继续说,“毕竟还处于走到哪步算哪步的阶段,哪有什么情报能往外捅的。”


  “得得得,那您好好加油慢慢准备,我在这给你举小旗助威赶紧回去职业圈给我们留条活路。”蓝河一气呵成地吐了一串的槽,说完觉得有点上瘾。


  “感谢小蓝同志的吉言,我一定尽早回归组织,不过在那之前我们可以谈谈接下来的新野图和情人节活动之类的问题。”言下之意就是我还得再祸害你们一段时间。


  “你走!”蓝河直接拔卡下线了。倒完水回来的大春看见依然在仰躺的蓝河,不紧不慢地调侃他这是消极怠工回头得扣工资。


  欲哭无泪。


  其实情人节活动蓝河并没有碰见叶修,而是一边组着团做任务刷道具一边跟入夜寒这一帮人一起感慨一下这些玩家都是资深单身狗吗不用出去约会的吗!


  “我记得蓝桥你前两年有一次情人节那几天请假了啊。”入夜寒一边敲着键盘一边无聊地找着话题。


  “怪我吗?还不是小分拖着我陪着去千里送啊。”


 


 


  小分是蓝河的一个大学同学,两年前,荣耀盛行的年代,一个宿舍的哥们总有一起玩的,当时不少人也在游戏里勾搭妹子,小分是个成功的范例,相处了几年之后决定去H市给人来个情人节surprise的千里送,声泪俱下地扒着当时已经在蓝溪阁领俸禄的蓝河说兄弟你陪我去壮壮胆吧。


  被人不屈不挠地在耳根子边上游说了三四天,蓝河只能跟工会请假陪着小分壮他的怂人胆去了。


  结果那两个人刚一见面就没有蓝河什么事了,为了不成为一个移动的100瓦灯泡,蓝河决定潇洒地转身就走,二月春风似剪刀果然没有骗朕,一步一个哆嗦地想着接下来去哪。


  天桥上人来人往的,蓝河形影单只倒是显得突兀起来,边上一个卖花的老太太好心塞了他一支卖剩下的玫瑰花,还可劲地念叨小伙子长挺俊的啊去给心上人表个白没准来年就能给老婆子我照顾生意了呢。


  蓝河拿着那朵和他一样孤零零的玫瑰花,站在天桥上望了半天的天。


这么瞎转悠也不是个事,然后像是突然想起来什么一样拿出了手机,百度了嘉世的地址,好不容易来一趟,去溜达一圈也是好的,说不定就遇到什么大神了呢。蓝河一边这么说服自己,一边上了去嘉世的车。


  在嘉世周围绕了一圈也没看见个熟面孔,蓝河叹了口气,钻进了附近一家面馆,点了碗拉面又掏出手机开始搜回G市的车票。


  叶修纯粹是大晚上的被楼下飘上来的香味馋着了,想了半天决定偷偷溜下楼吃碗牛肉拉面,对面坐的小青年正举着手机发呆,手机上挂着一串夜雨神烦,桌上放着单支的玫瑰。


  “噗。”叶修轻轻地笑出了声。


  “嗯?”蓝河不明所以地朝对面眨了眨眼。


  “没什么,我就想着你这不会是准备给黄少天送花不小心送到嘉世来了吧。”


  “其实我是受黄少的委托来看望孤寡老人。”蓝河白了他一眼。


“我觉得你应该认清自己的内心,说不定你是顺应了真爱的本能反应才过来了呢。”叶修一边吸溜着刚送上来的面条一边调侃道。


  “为什么才第一次见面我就觉得你特别欠揍?”蓝河把下巴搁在桌上干巴巴地回应道。


  “我有点伤心。”叶修又吸了口面,“听口音不像是H市人啊,女朋友在这?”


  “伤你个ball,我面条怎么还没来?”蓝河把脑袋从桌子上挪了起来,回头问了问服务生,才转过头来继续和叶修说话,“陪朋友来千里送,然后我依然是团里的中流砥柱狗。”


  “感慨完自我牺牲精神就来嘉世堵门了?”


  “说的我好像已经把苏沐橙娶回家了一样。”


  “呵呵,那得排队。”


  “你也喜欢苏沐橙?”


  “……”叶修倒是顿了一下才开口,“玩荣耀的男同胞有几个不喜欢苏女神的。”潜台词是我妹妹这么可爱怎么可能不受欢迎。


  “那倒也是,你在这住这么多年有偶遇过什么人吗?”蓝河鼓起嘴吹了吹热气,继续了这个话题。


  “呃……应该没有偶遇过。”毕竟是天天见。


   “挺可惜的,我还能偶尔看到几眼黄少呢。”看到叶修一脸哦?的表情,蓝河跟着解释道,“毕竟我现在在蓝溪阁工作。”


  “你真有勇气挺进敌方阵营啊。”


  “唔,虽然是要有点阶级敌对意识,啧烫死我了……”蓝河对着刚挑起来的面条又吹了吹,“不过怎么说呢,反正归根结底都是喜欢荣耀的人,而且还那么厉害,讲真的我挺佩服叶秋大神的。”


  “哦?”不是没听人夸过他,不过眼下他状态下滑得厉害,总的来说夸他的和贬他的也算是能对半开,突然来了个蓝雨粉说他佩服自己,叶修也突然来了兴趣。


  “我是觉得有些人说得太过了,没什么人能一直站在巅峰上不下去的。”


  “是这个道理,不过命数未尽之前人总是不会甘心的。”


  “嗯……我觉得……叶神是真的很喜欢荣耀的,所以,我是说说不定啊!还会再拿冠军的吧。”


  “改做嘉世厨吧?”


  “滚滚滚,蓝雨必胜!!”


  “呵呵,那么就,借你吉言吧。”叶修慢慢眯起眼睛,目光停留在蓝河身上,一个瞬间,叶修觉得在蓝河的眼睛里看见了些许光斑,闪闪烁烁的,包裹着一种纯粹的热爱和喜悦。


  蓝河订到了票,吃完面之后闲散地聊了两句就打算去车站等车了,跟叶修说了再见之后,刚走到门口,却突然想起来那支躺在桌上的玫瑰花,他瘪了瘪嘴回去拿起来递给了同样起身走人的叶修。


  “喏,我拿回去也是给挤坏了,你就近说不定还能养几天。”


  “这发展有点不对,我接着是不是该以身相许。”叶修假装严肃地看了眼蓝河递过来的花。


  “行了你,不要拉倒。”蓝河透过围巾断断续续地呼出几团白雾。“我倒想送个萌妹子呢。”


  “呵呵,那谢谢了。”叶修大大方方地接了过来,室内外的温差让红艳的玫瑰裹上了一层晶莹的水雾。


“情人节快乐,拜拜。”说罢蓝河挥挥手走开了。


  情人节快乐……叶修看了看花,又看了看蓝河的背影,总觉得,还会再见啊。


  就像是通灵一样,相互吸引。


 


  “然后他就傻了吧唧地拿着个大男人送的花回去了?”陈果围着偷偷溜出来的苏沐橙聊起了叶修的八卦。


  “是啊,还特地去找了个塑料瓶插了起来放着,每天换一次水。”苏沐橙晃着座椅朝不远处的叶修挤了挤眼睛。


  “你这是羡慕。”叶修接了句话。


  “苦了你初恋才刚开花就没了下文?”苏沐橙继续跟他贫嘴。


  “那可不一定。”


  “有情况!”


  “不知道呢,只是觉得说不定就是他。”叶修抿了口绿茶,“不急,总会见着的。”


  “消极的乐天派。”苏沐橙摊了摊手,又回头找陈果聊天去了。


  叶修不置可否,刷卡上机,情人节活动没什么太大的新意,无非也就是打打怪做做常规任务拿道具,偶尔触发奇遇奖励加倍。不过总有人会乐此不疲地活动一天,例如缺材料缺装备缺对象的三无人口。


  平日里热闹的千波湖没了那几拨聚众斗殴的人也显得略有寂静,却不妨碍奇遇的触发,波光嶙峋的湖面有如沸腾的开水一样炸了开来,蓝桥春雪带着一个小队在这守触发怪,陆陆续续有蓝溪阁的接报来参团打怪,被兴欣发现是个意外,包子带人路过的时候一点也没犹豫地把手上的板砖拍过去了,砸完才想起来这次的活动规定是谁触发了奇遇,怪就是谁的,除非把触发者给收拾掉,可是这一团的人谁搞得清怪是属于谁呢。


  被集火送回主城的包子不忘通报自己的老大,结果却被从游戏外语重心长地感慨了句这孩子真的是战队的一个大破绽!叶修刷着小号开始琢磨,让包子重新带几队人,回去千波湖,叶大神直接搬到了包子隔壁的电脑。


  “我就在后面不出头,按我之前教过你的,自己上。”


  “没问题老大!”包子一想到叶修这是在考验自己,顿时打了鸡血,干劲十足。


  旁敲侧击,叶修真的就没往外突围,好好扮演着兴欣小分队的基层群众,一步一步引导着包子等人和蓝溪阁交战,并适时地放手,让包子自己思考如何进退收放。


  包子活跃之余,叶修的视线也时不时地在蓝桥春雪身上停留片刻。


  从苏沐橙的角度来看,叶修把视角停在一个剑客身上的时候,目光里始终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直觉告诉她叶修可能是来真的。


  “你就不怕认错了?”苏沐橙绕到叶修背后指指屏幕上的蓝桥春雪。


  “我直觉挺准,而且就算不是一个人也没什么关系。”


  “心这么宽?”


  “不是,我想过了,我这情况好像不是什么神神叨叨的一见钟情。”


  “哦?”


  “应该是叫日久生情。”叶修拿着签字笔戳了戳屏幕,“包子你节奏慢点,别再往前了!”


  苏沐橙有点了然了。


  蓝河这边真是叫苦连天,本以为单单只是包子入侵带来的几队人还是可以应付的,哪成想这人突然就变了画风开始睿智起来了,蓝河还特意搜寻了一圈兴欣的队伍,没有疑似大神的角色啊,不然早得翻天了。一个头两个大的蓝河最终还是在惨烈的牺牲下保全了触发怪,也不由得咂舌,说不定……叶神是在训练室指挥的包子入侵吧?


  蓝河呆呆地趴在桌上发愣,他总觉得叶修透过屏幕在笑他,有点郁结。


 


  这到底是什么魔咒一样的孽缘。


 


  随着兴欣战队的初露锋芒,全荣耀的玩家都首次看见了从不抛头露面的叶秋大神的真容,各大电竞论坛铺天盖地的讨论帖接踵而至。


  然而蓝河这回是彻底懵了。


  我靠?


  这什么鬼?


  我没瞎啊?


  一定是我记忆出了岔。


  我选择死亡……


 


  纠结了很久的蓝河决定上线直接问,标准结局是君莫笑并不在线。


  等到百鬼夜行的时候,蓝河原先乱了套的思绪已经平复下来了,堪萨斯城,三十二分之一的几率,蓝河真是十二分的哭笑不得,却又觉得有点开心。


 


  自此之后很长一段时间,蓝河都没再见过叶修。


  他把至今为止的事情串了个串,一遍又一遍地在脑内回放。


  一直到欣兴夺取冠军的那一刻,蓝河才真正把记忆力里那个和他一起吃着面聊着天的叶修拎了出来,和屏幕上托起奖杯毫不遮掩兴奋满足笑容的人微妙地重叠在了一起。


 


 


  叶修从苏黎世的世界联赛满载而归,下机接受各个战队的迎接和献花,并不能说一眼就认出了蓝河,他在数年的记忆里如剥茧抽丝一般把蓝河的样子重新拼了起来,然后把蓝河和蓝桥春雪全部的灵魂灌了进去。这样聚成的那个青年正站在人群中一瞬不瞬地看着他们,目光相接的时候叶修有意识地对他笑了笑。


  蓝河有点紧张,他认为叶修大概不会记得自己,犹犹豫豫了半天还是把手上捧着的花递给了叶修边上的喻文州,“喻队辛苦了,恭喜!”


  肩膀从后面被拍了拍,蓝河还没来得及回头整个人就从背后被圈住,退了几步,直到那个熟悉的声音不紧不慢地传进他的耳朵,“我的呢?”


  蓝河一个激灵转过身,嘴唇几乎是擦着叶修半边脸过去的,轰的一下就给炸红了。


  “你!”


  “我?”


  “……你怎么还是这么欠揍!”


  “呵呵,”叶修伏在蓝河肩上轻轻地笑了两声,然后抬起手指了指蓝河手里捏着的单支玫瑰,“每次你说这话我都很伤心,你把这个给我我就能被治愈了。”


  “叶神你怎么还会耍无赖了!”思考了2秒以后蓝河愤然,他最拿手的不就是耍无赖吗!


  “给你给你。”虽然说本来就是打算碰碰运气看能不能给出去的,也刚好叶修给他个台阶下,蓝河笑着假装无奈地把花往叶修跟前递。


  “不够吧?”


  “你还想要多少?”蓝河有点莫名其妙。


  “当时我拿到那支玫瑰的时候,就想着我的第一个情人节是不是就此开始了。”


  “……”我擦……蓝河有点不敢摸自己的脸,刚刚就没褪下去的颜色这会儿变本加厉地烧了起来。


  “没关系,以后有的是时间让你慢慢还。”


 



评论
热度(411)
© 2016魔都叶蓝茶话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