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魔都叶蓝茶话会

2016魔都叶蓝茶话会官方LFT

【叶蓝】陈年

文图搭配,好吃不累!!

三仙儿:

魔都叶蓝茶话会无料的文,=.=其实和情人节没啥关系,也不甜……算了不说了,太对不起小维了。


大家情人节快乐。






“老叶,快十二点了,还拼呢?”方锐洗漱完了回到大厅,看到叶修还在训练室里,就随口提醒了一句。


叶修靠在背椅上,手指还在键盘上奋斗着,倒是抽空回了方锐一句“一会就下。”


“行吧,你自觉点,别等小许回来收拾你。”方锐说完,打着呵欠,趿拉着拖鞋就回房去了。


等方锐进了自己屋,整个大厅以及训练室中就只剩了叶修一人。方锐给叶修留了客厅的灯,训练室里也是一片了灯火通明,看起来暖洋洋的。但到底还是冬末,人一少,寒意就滋生了起来。叶修也没有坚持多久,出了这个副本后和伍晨等人打了个招呼便下了。退出游戏前,又拉开好友列表看了一眼,回G市过年的蓝河今天依然没有登陆蓝桥春雪这个账号。


关了电脑,叶修点了根烟驱寒,又借着手机屏幕的光亮,依次把训练室和大厅的灯灭了,然后退出这个房间,轻手关上门。


他的动作轻,连楼道里的声控灯也没惊动,黑漆漆的楼道里只有他叼着的烟一明一灭地闪着点儿火光。


叶修踩着台阶上了一层楼,摸出棉衣口袋里的钥匙打开自家的门。


比起黑乎乎的楼道,家里要好上很多。月光从窗外投进来,清清亮亮的一抹,照在客厅浅蓝花纹的沙发上,浅色绣线显得格外夺目。


叶修打开灯,坐到沙发上抽烟,眼睛却一直盯着放在茶几上的手机。直到那支烟抽完,他才起身去洗漱。洗漱完了以后晃悠悠走进卧室,卧室里的温度低得厉害,叶修被冻得“嘶”声不断,干脆睡衣也不换了,就着秋衣秋裤爬进冰冷的被窝。


年前还有着两个人温度的被窝,现在只有一个人塞在里头,冷得叶修有些不习惯,闭着眼睛眯了一会儿,还是坐起来换上了睡衣。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换上冰冷的睡衣后,倒觉得被窝里没那么冷了。


可还是少了些什么。


床头的手机震了震,把叶修刚冒出个头的睡意压了下去,震得他顿时有了种沐浴了冬夜月光后的神清气爽。


短信真的就是短信,短到只有四个字,外加一个标点符号。


晚安,好梦


发信人是蓝河。


叶修翘起嘴角,回了一个晚安。


舒了一口气,叶修将手机扔回床头柜,缩回被窝自言自语了一句“睡觉了”。双人的卧室里这三个字好像一个又能加热又能催眠的buff,那些被震走的瞌睡虫也瞬间涌了回来。叶修裹着被子重重地打了个呵欠,便安逸地会周公去了。


 


第二天早晨战队一起吃早饭的时候,方锐拿着筷子指着叶修强睁着的眼睛,笑到快要内伤:“老叶啊,你这睡眼朦胧的考拉COS得还挺像回事啊,昨晚干嘛呢?”


叶修慢悠悠地回答道:“你这么关心我的私生活,你未来媳妇儿知道吗?”


“去去,谁关心你的私生活,我是看小许不在帮他监管你!”方锐喝着豆浆反驳道。


叶修不作答,倒是喊了下陈果:“老板娘,那边的小笼包给我来五个。”


苏沐橙掩嘴笑:“你前几天不是只吃三个吗?今天胃口真好。”


陈果递给他五个包子,一副大户人家有钱任性的模样:“吃吃吃,包子少不了你的,何况小许不在,他那份你一块吃了都行。”


方锐连忙喊道:“喂喂老板娘,小许平时吃五个呢,全给那个没下限的不是要胖死他?!作为小许的哥们儿,我怎么忍心见哥们的男人胖成猪呢是吧?”说着,他拐走了两个包子。


叶修斜睨了一眼劫走他包子的方锐,眼角眉梢却都是不上心的模样。他昨晚梦到了蓝河,整整一夜,梦见他做好晚饭,来叫自己回去吃饭,还梦见他吃包子时两眼放光的模样,怎么看怎么可爱。那张脸实在让人眷恋,以至于叶修今早完全不想从被窝里挣扎起来。


 


众人笑的笑,闹的闹,但还是快速解决完早饭坐到了电脑桌边。过几天兴欣将客场作战蓝雨,年假逍遥了个把星期,现在得抓紧时间训练了。


叶修虽然已经不再上场,但该做的训练一样也没有落下。不过他现在的训练强度已经降低了些许,足以让他充分舒展,又不会过度伤害。


岁月从来都不留情面,叶修清楚地知道这一点。前几年为了最后的夺冠,他已经接近超负荷运动,为此也落下了一些不大不小的伤痛。


好在他自己知道如何与时间友好相处,身边又有一个日夜守着他、陪着他的人,这才叫他得以与岁月比肩。


游戏里伍晨私聊叶修,说野图刷新了,还附带了刷新点。


叶修一看这条消息,顿时抖擞起精神,随手拿了个小号便奔着那坐标去了。


这个小号的装扮虽然有着十足的“君莫笑”风格,但角色却是一个剑客——叶修挺少使用的一种职业。倒不是不喜欢这个职业,只是因为枕边人的游戏角色就是剑客,因此对他来说,剑客也就有了一点特殊的意义。


野图BOSS刷新的现场活像千军对峙。叶修凑到晓枪旁边,啧啧道:“每回都搞那么大阵仗,知道的是在抢BOSS,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在商议什么天下大事呢。”


放眼望去,每个公会都齐齐整整地聚集在自己的地盘上。中间的野图BOSS摇头摆尾地嚎叫着,却没有人去理会它。


晓枪凛然地立于兴欣公会前面,与一众会长或精英团长聊得风生水起,见到叶修的小号来了,明里没有接叶修的话,而是和叶修私聊了起来。在这一来一往的私聊中,兴欣的作战计划定了下来,主指挥也在不知不觉间从晓枪换成了叶修的剑客。


于是在接下来的BOSS战正式打响后,各路精英互相牵制之时,叶修已经暗搓搓地带着一队人溜进核心圈里牵制住了BOSS。正且战且退地杀着BOSS时,却又斜插进来了一队以剑客为主的队伍,领头的人长衣翩飞,一个剑定天下率先落下。叶修周遭一些躲得慢的人便受到了僵直。


叶修聚精会神,躲过剑定天下后立刻打出一个落英式,同时在队聊中确定了首要攻击目标:“枫叶”——那个打出剑定天下的剑客。


一瞬间,叶修身边的三个战法同时从三个方向包围枫叶,三个连突也同时打向了枫叶。


枫叶在包围下快速施展了一个三段斩,一个略带风骚却实用性十足的走位技能。堪堪避过了致命的三击连突,而后一个破空势回到BOSS身边。


眼见这队人马就要抢去了BOSS的仇恨值,枫叶的身后突然刺出一把泛着蓝光的剑。幻影无形剑的剑光纷繁,霎时如结界般包围了枫叶,待周围人想去救枫叶时,这个技能收招时的吹飞效果恰巧将枫叶吹飞出了众人的营救圈。


叶修在众人走位过来的时间里又补了一个连突刺,枫叶飘逸的身形就如真正的枫叶一般飘落着地。


“卧槽——!”


枫叶血线清零的刹那,叶修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跟着,他心里也响起了一声卧槽。


坐在他旁边的方锐像是感受到了他的内心一样,凑过来瞥了一眼他有些扭曲的表情,又看了看他的屏幕:“咋了,杀个BOSS还杀出情怀来了?”


叶修一脸无奈:“一不小心又把蓝溪阁想要的BOSS抢了。”


方锐此时也通过叶修的视角看到了混乱的人堆里倒地的悲催剑客,顿时明白过来,幸灾乐祸道:“一不小心,又把小许砍了啊。”


叶修顿时不乐意了:“不说出来能憋死你?”他一边说,一边手上操纵着他的那个剑客角色将BOSS送上西天,快速地捡起掉落就准备逃逸了。


方锐看出他那点小心思,正准备再取笑一两句,却突然按住了叶修的手臂,“哎你别急着跑,你看那边,那个守护使者是不是在给你家小许复活?”


叶修顺着方锐的手指往屏幕边角看去,确实是有个装扮可爱的守护使者正在吟读复活技能,倒地的枫叶渐渐回复了生命力。


叶修盯着屏幕看了五六秒,啧了一声,却什么都不说,撇开方锐拍在他手臂上的手,操纵着他的剑客角色往兴欣公会所在的地方走去。


屏幕里逐渐看不到的地方,那个赤脚的守护天使绕着枫叶蹦蹦跳跳,隐约还能听到女孩儿轻声哼着什么调子,十分愉快的样子。


方锐见叶修不理他,嘁了一声,转过头看自己的电脑去了。


包子这时也完成了训练,抬手跟叶修招呼:“老大老大,来PK。”


叶修抬手示意自己听到了,又和伍晨交代了一些琐事,然后就带包子PK训练去了。


包子过后是唐柔,然后依次是乔一帆、安文逸、罗辑等。等叶修沉着声音指导了一上午后,休息的空隙里,他却察觉到周围的氛围略微有些奇怪。


每个人说话的声音都好像低了一度,方锐和唐柔低声说了一会,苏沐橙又和唐柔说上了,叶修听不清说的是什么,却感觉到他们的目光若有似无地在自己身上扫过。


吃午饭的时候,苏沐橙坐在叶修身边,终于代表战队问出了大家的心声。


苏沐橙问叶修:“小许还回来吗?”


叶修嚼着饭菜,像仓鼠一样嚼得腮帮子鼓鼓囊囊的,好半天才咽完。


他说:“不知道啊。”


语气淡然,好像说的是一件跟他并没有多大关系的事情。


苏沐橙捧着汤碗暖手,甜甜笑着:“你肯定知道。”


叶修耸耸肩,表示自己还是不知道。


 


年前,两人收拾行李准备各回各家过年。其实基本上就是叶修坐着打荣耀,蓝河一个人装箱。内衣、外套、洗漱用品,分门别类地被蓝河放在一个小小的行李箱里。蓝河边收拾边跟叶修说哪些东西不用再带回来,哪些东西要送给哪些人。叶修听蓝河说一句,就往蓝河那瞄一眼,再应一句“ok”或“好”。


直到蓝河收拾到他自己的东西,他一边把初春的衣服往行李里塞,一边和叶修说:“我这回回去,大概得很长一段时间后才会回来。”


叶修听到这句话后暂停了手上的操作,拿眼睛看了好一会儿没有下文、仍旧忙碌着整理行李的蓝河。


没有什么恋爱经验的他在那一瞬间好像突然领悟了某种暗语。


没有说分手,没有说要离开,但叶修好像在空气里读出了“分手”这两个字。


叶修忽然觉得江波涛的某种神一样的技能也不是独一无二的。


他脑内一些无关紧要、却又无法舍弃的记忆如相册一样翻飞,最后场景定格在了某晚蓝河接到他母亲的电话后湿润了的眼眶。那时,蓝河的母亲用女性特有的温软声音说道:“今年回来过年吧,你爸想你了。”


每个人都有选择的权利,先前蓝河在G市和H市之间选择了H市,在父母和他之间,选择了他。


但是叶修很清楚,不是每一个人都会跟着自己的选择走一辈子。每一个人都有重新选择的权利。


叶修觉得自己应该尊重蓝河的选择。但是他还是仔细地考虑了一把。他盯着床头那两个一模一样、印着荣耀logo的白瓷茶杯,想象了一下往后床头上将只剩下其中一个,甚至会在他渐渐的遗忘中演变成一个也没有的场景,心里觉得好像也没什么大不了。


于是他点点头,说:“好。”


 


蓝河喜欢喝茶,不是什么正儿八经的茶道:抓把茶叶,添杯开水,叶子展开了就喝。但是蓝河对待茶杯十分用心,每次喝完茶一定会把茶杯清洗干净,再用软布擦干。所以即使那对杯子已经用了四个年头,却白净依旧。


蓝河回去G市后的第十天,叶修在深夜里回到空无一人的家里,翻身上床时看到了属于他自己的那只陶瓷杯孤零零地立在床头柜上,上面像是染了点灰,没了几天前的洁白光彩。


没怎么犹豫,他拉开了蓝河的柜子,把另一只茶杯拿出来一起打理干净,并排摆在床头边。


成双的茶杯看起来顺眼多了。


 


年后第一场常规赛在情人节那一天举行,而情人节活动也早在节日前一天就开始了。叶修等人完成常规训练以后就两两结对又开始了抢榜事业。


游戏时,叶修用的是昨天用的那个剑客小号,跟唐柔一组。唐柔一如既往的雷厉风行,两人只用了两个小时就把今日的活动内容完成了。唐柔淡淡地完吐槽完活动太无聊、内容太寡淡之后,就和陈果苏沐橙组队出去刷甜点BOSS了,留下一训练室的男人,大眼瞪了会小眼后,捉对PK场走起。


叶修没去凑热闹,他守了个BOSS刷新点,打算来个守株待兔。


好巧不巧,又碰到了昨天那个守护天使,以及枫叶。


叶修的角色倚坐在一块奇石上,正好能看到周围的场景。那两人就站在奇石不远处。


娇小可爱的守护天使有着一把同样可爱的声音,叶修听到她问枫叶:“明天你还来玩游戏吗?”


枫叶说:“玩啊。”


“噢,会和谁一起吗?”


枫叶有很长时间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好像掉线了一样。旁边的守护天使像个小孩一样绕着他蹦蹦跳跳的。


沉默的时间有点长,长到足以让叶修回忆起那时候蓝河跟他表白时的完整过程。


那时候叶修刚拿了挑战赛的冠军,他和蓝河的关系还没有好到一个特别的地步,只不过两个人一起下本的次数要多一些、他和蓝河交流的时间也远比其他人要多一些。那时候他还没有考虑过自己和蓝河的关系会有什么变化。


直到那天晚上副本结束后,蓝桥春雪站在副本门口,站的笔挺地按着身上的佩剑,然后他的操作者有些不好意思地开了口。


他说的话让叶修足足愣了近一分钟,那一分钟里,蓝桥春雪始终维持着那个按键的挂机动作,而叶修的耳机中,除却深夜无声的寂静,还多了一抹略带焦躁、而又全力压制着的呼吸。


那呼吸声有些沉重,但并不紊乱。


叶修随着那若有似无的呼吸声默数了十来个数,然后在电脑屏幕外展开了一个笑容。


他说:“好啊。”


蓝河问的是:“叶神,要不要试一试和我在一起?”


 


“明天他肯定也会玩游戏,不过大概不能跟我一起。”枫叶这样对守护天使说,略带着苦笑。


“那你还要等她?”女孩儿问。


“不算是等吧,我们没有约定什么。”枫叶说。


“那……明天我能不能和你一起玩?”女孩儿继续问。


“呃,明天,我虽然会挂游戏,大概也不会玩什么。你跟着我也没什么好玩的啊。”枫叶回答道。


叶修在电脑前自顾自点头,心里头想,这不就是你别来找我的意思?


他再回神的时候,BOSS刚刷出一点残影。于是他毫不犹豫地打出一个拔刀斩,剑光在BOSS身上闪耀,从枫叶和那个守护天使中间绽开。枫叶的反应也不慢,避开了叶修这一攻击的余力,连突刺稳准地打在刚好被撵到自己身边的BOSS身上。两个穿着风格虽不同,却古怪得相同的剑客没有一句话的交流,似真似假地合作起来。


一个人的力量再大也大不过团体,两个人也同样。BOSS最终还是落到了别人家去。


那个守护天使妹子在BOSS战后不知所踪,枫叶留在原地,面对着叶修的剑客角色。


“兄弟技术真牛!认识一下?我叫枫叶。”声音一如既往的温润而满含自信,带着他在游戏中一贯的好心情。在最近半年里,叶修已经很少感受到到这样毫无压力的笑意。所以他没有开口,没有去打搅他这一战的好兴致。但他也没有离开,而是将角色停在了枫叶的身边,与他并肩站着。


枫叶说了那一句话后,见他没有回答,也没有急着再问。直到那个和他差不多花花绿绿的剑客站到了他的身边,一言不发,好像还要站很久的样子。枫叶好像察觉出了什么,低笑了一声。


“不会这么巧吧。”叶修听到他似是不信又似是认命了一般低声叹道。


 


年前,登上回G市的飞机时,蓝河怀着和当初来H市时一样决绝的心情。


那一年他在父亲失望的目光中拉着行李义无反顾地来到H市,舍弃了自己熟悉的环境与熟悉的朋友,去到一个他认为会与之共度一生的男人身边,却又在五年后选择回到原来的生活。


他和叶修没有什么矛盾。叶修是个很好养活的人,只要有荣耀,有点吃的,有个住的地方,就能这么混下去。两人住到一起后,甚至没有吵过一次架。


别人都说他们没有热恋期,直接过渡到了老夫老妻的模式,兴欣的人都羡慕他们的生活。蓝河开始时觉得挺高兴,久而久之,却觉得不是那个味了。


叶修的生活太过简单,简单到蓝河觉得多一个自己不多,少一个自己也不少。


蓝溪阁五大高手的讨论群里,如春易老那样不爱言语的人,近来时时都会爆出一句诸如“我女朋友要我陪她去见同学”“我女朋友让我早点睡,明早给她做早餐”之类的话,蓝河回想叶修,叶修十分随性,又足够包容,从来没有对他有过什么要求。蓝河做了早饭他就吃,没做两人就下楼去吃。例如此类种种,如果去参加全国优秀男人评选,叶修大概也能进个前十。


但是渐渐的,蓝河却生出了这样一种感叹:即使自己不在这里,叶修大概也能过得很好。


他挣扎过,甚至在每一日从叶修怀里醒来后深深懊恼,谴责自己怎么会产生那种厌倦的想法。可是当听到母亲在电话里声音低柔地告诉他,他爸爸想他的时候,蓝河忽然产生了强烈的想要回家的冲动。


所以在两人分头回家过年时,蓝河对叶修说,大概会很久之后才会回来。那时候,蓝河想,自己下回回来大概就是来收拾行李了。


但是他所“以为”的一切,终究只是他自己的想象。


当每天睁开眼时眼前没有那张熟悉的脸,道一声早安时得不到一声干涩的回应,蓝河开始惦记起叶修的一切,甚至包括那人晚上睡觉时会不会忘记换睡衣。


登机之前的所有坚定,直到那个穿得五颜六色的剑客无声地站到枫叶身边时,全面宣告崩溃。


 


硝烟过后的野图BOSS战场上,一个扮相极其“重口味”的剑客绕着一个只比他稍微要好看一点点的剑客做着各种花哨的动作:或是抱抱,或是一个侧脸kiss。


两个人谁也不出声,路过的人就看见那个叫枫叶的剑客不为所动地站在原地,而围着他的那个剑客则是无声地使出了百般的花样。


仿佛一场默剧。


这场默剧以一个拥抱作结,那个扮相扎眼的剑客做出了一个拥抱的动作,抱住了枫叶。


最后,叶修看着渐渐消失在自己跟前的剑客,笑了几声。


屏幕上是枫叶发给他的一句私聊:“明天加油。”


 


“大晚上乐成这样,是看到什么啦?”苏沐橙等人带了晚餐回来,看见叶修一脸愉悦,不禁有些好奇。


“明天去接蓝河回来。”叶修接了自己那份盒饭,觉得最近快吃腻了的味道都别有一番风味。


那时候他看着两个成对的茶杯,觉得即使再也不用它也无所谓。再看着忙碌不停的蓝河,也觉得就算蓝河不在,他的生活大概也不会有什么很大的影响。而更重要的是,蓝河离开他,或许能找到更好的生活,最起码会比现在这样每天笑得心不在焉、回趟G市都能激动到哭要好太多。


所以他善解人意地回答了一个“好”字。


可真到连着两三个星期在枕边见不到那个熟悉的人,醒来发现手臂里没有那个熟悉的弧度时,他又觉得莫名的心焦,如微火熏烤,不会真的致命,但会难受得要命。


这个时候,就觉得所谓的“善解人意”完全是在打肿脸充胖子。


蓝河早已成为了他生活的一部分,失去了半边生活,哪还顾得上自己是不是解了蓝河的“意”,是不是让蓝河过得更好了些。


 


当天傍晚兴欣一众飞往G市的途中,叶修又想起了过年时母亲对他说的话。


那时候他连着几天都没接到蓝河的任何消息,虽然心里早已有准备,但却仍有些难以接受。那时候他自己不觉得,身边的家人却个个都察觉出来了。


母亲晚上将他留在客厅说话,如同天下许多普通的父母一样,用她过来人的经验教导她的儿子。虽然在此之前她反对她儿子和那个青年人在一起时一点也不像个慈爱的母亲。


“小许比你小,你比他多吃几年饭,又多几年见识。何况你游戏里的声名在那摆着,小许肯定要吃亏得多。你得让着他点、护着他点。”


“男人虽说面子第一,但那是在外头。在家里,你得拉下脸来哄人。”


叶修开始时一言不发地听着,听着听着就想笑。


他跟蓝河好的时候,父母气得不行,断绝关系的狠话也说过,就这么磕磕绊绊走了四五年,到最后眼瞧着王母用来变换银河的金簪就要打造成了,却又因为自家儿子看不出个影儿的伤心劲儿,转而来劝和了。


不劝也就算了,这一劝,倒让叶修的心思更深沉了些。


平时和蓝河的生活中,两人也闹过些嘴,最后大抵都是床尾合了。他从来不是个会哄人的,也不会花什么心思去哄蓝河开心。有那空闲,不如床上抱着多睡会。


回想起来,倒是蓝河哄他的多。


明明不爱抽烟的人,在他抑郁忍不住抽烟时也会点着一根陪他抽。


接吻时两个人都是一嘴的苦涩烟味,奇怪得很,偏偏又都不想作罢。纠缠到最后,就什么也不顾了。


 


第二天是年后的第一场常规赛,正巧赶在情人节那一天,来看比赛的人成双成对,整个会场都弥漫着一种让人想要举起火把烧烧烧的气氛。


叶修在观众席上扫了一圈,扫到了不远处一个压着帽子的人,笑得让他身边的方锐以及今日终于归队、坐在选手席后一排的魏琛两人都很想充当一把魔术师——扔上十几二十个熔岩烧瓶——烧死丫的。


比赛结束后,趁着战队赛后发布会的时间,叶修逮到了走在人群中的蓝河。


在对方一脸“卧槽你居然找到我了”的表情中得意洋洋地拉着人上了出租车,开口报的是两人在G市居所的地址。


蓝河瞪他:“那地方几个月没住人了,全是灰,去干嘛。”


叶修愣了:“你回来G市难道都不在家住着?”


蓝河摊摊手,无奈:“我暂时在我爸妈家住着啊。”


“里面某些人留下的东西太多了,看到都闷得慌。”蓝河叹气说。


叶修笑了:“那你今天还来看这个最让你闷得慌的?”他指着自己。


蓝河扫他一眼:“我是怕你自己把自己闷死!”


叶修觉得鼻子有些酸,伸手把坐直了跟他一样高的人揽到自己怀里圈着,低声说:“是是,我也怕得很。”


“还好,你回来了。”


蓝河任由那人跟树懒一样圈着自己,咳了一声,不好意思承认自己之前不再回来的打算,说:“我不回来又没别处可去,我近五年的工资可都砸在上林苑那栋房子上了。”


叶修弯着眼,啧啧地笑:“我还以为你是舍不得我,没想到你是舍不得房子!对房子多情的男人啊。”


蓝河浅浅地笑了一下。


舍不得的确实不止房子,还有那个人。所有的抑郁、所有的顾盼,都只是因为“舍不得”这三个字。


如同那用惯了的白瓷茶杯,虽然这么多年下来没有留下什么痕迹,但是双手早已习惯了握住它时的感觉。


习惯了另一个人时刻的陪伴,习惯了另一个人熟悉的温度,就算想象中再觉得无所谓,也终归是——舍不得。


叶修心满意足地抱着那个熟悉的人,心中宽慰,今夜总算能够睡个好觉了。


被无视了半晌的司机师傅这时赶紧抓着空隙,问道:“二位还是去原来那个地址?”


“对,还是那个地址。”


蓝河还没说话,叶修就率先开口。


“今天情人节,各大宾馆都有促销,还有特供房间。”师傅面不改色地介绍道。


蓝河没忍住呛了一声,叶修笑道:“不用了,还是家里好。”


蓝河翻了个白眼,感情大晚上收拾房子不累啊!


他的目光正对上叶修盛着笑意的双眼,不觉就认命了。


累就累吧,谁让那是家呢。


END



评论
热度(137)
© 2016魔都叶蓝茶话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