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魔都叶蓝茶话会

2016魔都叶蓝茶话会官方LFT

【叶蓝】Somewhere in the Crowd

大家注意!就是这个太太拖了合志字数的后腿!!【冷漠脸


对酒忽暝:

魔都叶蓝茶话会无料的文,不但跟情人节关系不大,据说还是本子字数下限……立志要做一个持久的男人!

爱着叶蓝的又一个情人节啦,希望每一年都能这样过下来。

=

这座城市今日难得干爽又晴朗。

叶修在半夜犯了烟瘾,却没想身上的两包烟都在刚结束的比赛中被落在了休息室。他犹豫了一会儿要不要去敲隔壁魏琛的房门,最后还是良心发现,决定走出宾馆到附近的24小时便利店买一包。

门外是另一番光景。

灯火未熄,人声未歇,叶修走在偶有行人擦肩的街道上,转到恍然间生动起来的小巷中,忽然一个熟悉的声音破开嘈杂,直直地传到他的耳朵里:

“老板!加二十串肉筋,二十串虾,再来五杯扎啤!”

声音不算太大,但叶修的听力向来灵敏,他循着来处望了过去,立刻便发现不远处的烧烤摊中坐着几个青年,其中一个正扭头对着摊主喊话。

就是他。叶修的脚步顿了一下,开始在脑海中搜索。这声线耳熟得不得了,就像现在G市的清爽好天气,他却一时间想不起来声音的主人究竟是谁。

那人说完话转回头,一张陌生的脸伴着街灯昏黄柔和的光线,撞进了叶修来不及收回的目光里。眯着眼睛看了两秒钟,他耸耸肩,抬起脚步继续向前走去。

从便利店买了烟出来,叶修靠在路灯的灯柱下连抽两根,这才满足地慢悠悠动身回宾馆。回程的路上,他又路过了那家烧烤摊,先前说话的青年正仰着头豪迈地干掉一扎啤酒。叶修这次靠得比较近,看得目不转睛,在啤酒见底时不自觉地咂了咂嘴。

直到他快要走出巷口,那个熟悉的声音又隐隐约约地从身后传来,让叶修感到格外困扰。

哎,到底是谁啊……

好不容易压下去的烟瘾似乎又犯了,他皱着眉重新点起一根烟。

 
 

这一年的季后赛因为有了兴欣战队的加入,似乎显得格外热闹。观众们的心随着热闹风里来浪里去,比赛到最后果然被兴欣拿了冠军,却没想到叶修干完这票就跑,扬言要退役。

蓝河看着世界频道至今也没停息下来的关于叶修的争论,在心里叹了口气,真不愧是大神,不光是副本记录,现在连荣耀话题都要搞垄断。

怎么会有这种人啊,就算归隐山林,都能兴风作浪。

他把目光从混乱的频道上移开,凑了一个二十人团,继续投身到网游事业中去。但G市的夏天闷热得厉害,坐在开着空调的房间里,他都觉得有些提不起精神来。

这一趟他们还遇上了隐藏。从副本出来,蓝河揉了揉发胀的眼睛,而后望着窗外阴沉沉的天空打了个哈欠。嘴张到一半的时候,耳麦里忽然传来一个久违却令人万分心惊的声音,让他的动作立刻定格。

“呦,”那人声音低沉,略带沙哑,听起来不过是随意路过,漫不经心地上前来搭个话,“这不是蓝河嘛,刚从副本出来?来来来,交材料不杀。”

他说得全不在意,操纵着名叫“我就逛逛我不买”的小号将手中武器耍来耍去,蓝河却听得窗外猛然间惊雷一声,他整个人也从头到脚打了一个激灵。

一点都不觉得困了。

“叶……叶神?”他分明已经确定了,开口却还是疑问的语气,心跳莫名其妙地快了起来。

蓝河让蓝桥春雪转过身,透过他的视角,观察面前这个陌生的账号,好像看着他,就能看到握着鼠标的叶修。可叶修却半晌没答话,连带着他手中的战斗法师也没了动作。蓝河清了清干涩的喉咙,又问了句:“叶神?”

叶修这才有了反应:“哦哦,是我。那个,蓝河啊……”

“嗯?”

“唔,没事。”

……这对话是什么情况啊。蓝河无语,真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好让蓝桥春雪傻站着。身旁玩家一个接一个靠近又远去,没人知道他对面同样傻站着的那位竟然是众人口中津津乐道的叶修大神。

最后还是叶修打破沉默,语气与他许久前在网游中风骚抢boss时一样欠打:“哎,好久不见了,是不是特想我?”

“才不是啊!”

明知道对方看不到,蓝河还是在屏幕前撇着嘴巴满脸嫌弃。

窗外,天空终于不堪重负。“哗”地一声,茫烟四起,满世界都浸润在了雨水之中。蓝河嫌弃过后又笑了出来,撑着头跟叶修东拉西扯,觉得这场雨果然来得及时,困扰了他许多天的燥热都在顷刻间消失无踪。

 
 

结束国家队的集训,在夏休期远赴重洋的叶领队难得空闲,开小号回到网游转了转。此时国内正值清晨,正是网游里青黄不接的困倦期,神之领域里也只有零星玩家,叶修跟兴欣公会的管理打了声招呼,本想就此下线,却没想到碰到了熟人。

说来也奇怪,神之领域这么大,要想随意碰见谈何容易,叶修退役后一共也只匆匆上线两次,却都恰好偶遇蓝河,更何况他这小号根本没加对方为好友。

他不禁回想起那个晴朗的午夜,夜空中星子的光芒清晰可见,他是如何毫不知情地走进那个巷口,被不经意撞入耳中的熟悉声音吸引了所有的注意力,又是如何因为想不出那人是谁而纠结了整整一路。

“还没睡?”叶修将燃着的烟捻灭在手边的烟灰缸里,操纵着角色一步一步走到了蓝桥春雪跟前。

蓝河本来都困得趴在桌子上了,梦中威武的boss扛着一把大伞,以极其缓慢的速度向他逼近,他对比双方实力发现自己打不过,本有充足的时间可以逃走,却定在原地动弹不得。

越来越近了……

越来越近了……

“啊?!”蓝河猛地抬起头,恍惚间以为近身的boss要开始发大招了,等看到电脑屏幕,才发现视角中只有一个单枪匹马的角色,同自己一样,也是剑客。

还真是boss来了,听声音便知,这分明又是某大神马甲大军中的一员。

蓝河搓搓脸,手忙脚乱地擦口水:“叶神你也还没睡?”

叶修笑了一下,答道:“我这边还早啊。”

蓝河这才真正地清醒过来,想起对方早就到了大洋彼岸的苏黎世,他还特地查过时差,有七个小时那么长,让他们现在明明同在一个时刻,自己却比他提早进入新的一天。

他干笑两声,听到曾经坚持着36个小时不睡觉的叶修理直气壮地教育自己:“你这个作息可不行啊,太不健康。”

“……”蓝河无语,只能在对话框里打出一串省略号,视线却牢牢锁定在面前的剑客身上。

作为剑客玩家,他本身就对这个职业更加关注,此时见叶修披了个剑客马甲,他的心情无法避免地有些激动。

“我说……”半晌后蓝河惊叹开口,“你这个号,还挺好看的。”

叶修本来摆出一副洗耳恭听的姿态,在得知蓝河的关注点后也有点内伤,边笑边摇头:“年轻人太在乎外观,是病得治。”

蓝河表示冤枉:“并不是啊!那只是因为君莫笑太奇葩,见到你忽然正常了不习惯而已。”

叶修沉默两秒,问道:“你见过,一叶之秋吗?”

蓝河瞬间沉默,脑海里浮现出斗神一叶之秋的脸,想起他之前还曾被野榜评为荣耀最帅账号卡之一,跟君莫笑明明是截然不同的两个风格。若是在两年前,别人提起叶秋大神,他第一反应绝对就是一叶之秋的那张帅气的系统脸,但是现在想起叶修,他只能想到一身混搭风让他头疼不已的君莫笑,又或是报道中经常见到的那张挂着两只黑眼圈的脸。

毕竟他所熟悉的,他所关注的,一直都是现在的这个叶修。他有些庆幸,今天多带了一个团,一直等到了窗外天色渐亮之时,虽然困得趴倒,却在这个时候遇到了叶修,身旁在线玩家稀少,仿佛广袤的荣耀大陆中,只有他们两个人。

对面的大神幽幽叹气,将他飞远的思绪拉了回来:“所以说你这都是偏见啊……”

两人聊了一会儿邀请赛,叶修知道蓝河是蓝雨铁粉,还特意跟他说了一些喻文州和黄少天的近况。对方透着欣喜的声音从九千公里之外直入他的耳中,他不自觉地又想起了那日在街灯下惊鸿一瞥间看到的陌生脸孔。

只是现在想想,早就不算陌生。

 
 

自从夏休期开始,叶修和蓝河的交集忽然间多了起来。

这么说并不准确,毕竟当君莫笑还在第十区和神之领域作乱时,蓝河几乎每天都要被他虐一虐。只不过,当叶修杀回职业赛之后,他们就很少在网游里碰见了。

但是现在,叶修加了蓝河的QQ。

“蓝河你周末的全明星在哪里啊?”叶修下午跟蓝河聊天时随口问了一句。

聊天是个很神奇的事情,你来我往的,渐渐就演变成没完没了了。叶修之前没这个时间,也从来没有跟谁聊天的习惯,现在虽然工作还是很忙,但总算是能抽出时间来回复蓝河的消息了。两人虽然是后知后觉再回话的时候居多,却也从来没落下过对方的一条留言。

这次蓝河倒是秒回:“人手不够,我去会场帮忙,叶神你也是要去的吧?”

“是啊,”叶修嘴欠,打着哈欠敲字,“帮你们蓝雨镇镇场子。”

“滚滚滚滚滚!谁稀罕啊!”

虽然聊天过程不是很和谐,但蓝河在跟笔言飞一起下一个五人小副本时候恍然意识到,他是不是跟叶修做了一个全明星周末上的约定啊……

会,会见面吗?但是叶修好像也没明说……

蓝河一个走神,被一只脆皮小怪挠了一下,队伍里立刻出现了一秒钟的真空,笔言飞一点没给他面子,骂道:“靠!蓝河你做梦呢吧?”

蓝河脸都丢光了,满脑子都是笔言飞那句“做梦”,却也没工夫还嘴,只能在心里狠狠骂道:妈蛋,叶修误我……

无辜躺枪的叶修在全明星周末看完挑战赛,便四下搜索起蓝河的身影。负责接待职业选手的工作人员里没有他,也不知道是不是在后台。场馆观众席上黑漆漆的,什么都看不清楚,但是叶修每隔一会儿,就总想找上一圈。

终于,他在散场时看到了正在组织主场战队粉丝团退场的蓝河——确切地说,是听到的。

隔了大半个场馆,被距离削弱的声音还是被叶修清晰捕捉到了,蓝河的嗓音有点嘶哑,听起来就知道是真卖了力气。

孩子真是傻实诚。叶修等他忙完,悄悄绕到他身后,在他的左肩上拍了一下。蓝河吓了一跳,猛地回头,发现身后空无一人,再一扭头,发现新闻中看见过无数次的大神,正站在他的右边。

……这种把戏他十年前就不玩了好吧?蓝河满脸黑线。

见面之后自然是要一起吃饭的。

蓝河以为自己见到大神肯定会拘谨,但是等看到了人,却感觉也没什么可拘束的。两人认识了这么久,彼此分享了这么多荣耀中和荣耀外的事情,确实已经不能更熟稔了。

但熟归熟,蓝河该紧张还是紧张,比预期中的一点不少。不过,显然还有一个人比他更紧张。

虾饺烧麦凤爪肠粉……叶修把G市小吃一样一样地往嘴里塞,最后还是说出了那一句“我喜欢你”。

蓝河惊得半天没说话。

叶修脸黑了,问道:“你是不是不愿意,直说就好了。”

蓝河脸红了,答道:“啊不是……我就是觉得,我们两个才第一次见面啊……卧槽我真的是没有想到。”

叶修勾起嘴角笑了,把蓝河看得全身都快熟了,才老神在在地开口:

“谁说是第一次见面了?”

 
 

-End-

 
评论(1)
热度(245)
© 2016魔都叶蓝茶话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