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魔都叶蓝茶话会

2016魔都叶蓝茶话会官方LFT

【叶蓝】让你捣乱!

总之,大家意会到糖就好了ww


白鬼笔种蘑菇:

魔都叶蓝茶话会无料的文……看了一下以及发过的几个太太的格式……我不得不说……

好巧啊,我也跟情人节关系不大_(:з」∠)_

总之,祝大家情人节快乐~单身狗的我一会就出去FFF了……

——————————————————————

清晨的阳光透过窗帘正巧落在叶修的脸上,他皱了皱眉翻过身子、只觉旁边沉了些许又很快松开,连忙胡乱着抓了几把。

 

“怎么?”被抓住胳膊的蓝河回过头来,见叶修迷迷糊糊地睁开眼、一副没有睡醒的模样,只能哭笑不得地说道:“还早呢,你昨天半夜才睡,晚点再起吧。”说到这里,他稍作一顿,然后用一种刻意的语气,扬眉说道:“还是说叶神巨巨终于想开了,打算和我一起晨跑?”

 

一般蓝河说到这里,叶修就已蠕动着钻回被子、继续做大毛毛虫去了,而今天却一反常态地坐了起来,黏吧黏吧地挂上蓝河的肩膀,懒洋洋地说道:“你今晚没排班吧。”

 

蓝河“噗”地一下笑出声来,他胡乱扒拉着叶修的头发,发现这家伙眯着眼居然还有点享受,便一把将他摁回枕头,“没排,七点半准时下班,洗干净等我回来!”

 

叶修一听就来了精神,要不是被人摁着脑袋、估计已一个鲤鱼打挺翻起来了,“好啊好啊,蓝河大大说干什么就干什么!”

 

知道这人又没正形了,蓝河弹了下他的脑门,理都没理就拐去洗漱。叶修知道这是应了,便美滋滋地缩进被窝睡回笼觉,迷迷糊糊之间他似乎做了个梦,梦里,自己回到了带领兴欣夺冠的那一年,蓝河与蓝雨俱乐部里几个要好的一同来看最终的决赛。

 

然而,与现实不同的是,结束之后蓝河却没去休息室找他,只是同众粉丝一起聚在场馆外围、庆祝兴欣一举夺冠。

 

粉丝们里三层外三层,挥旗子的、举牌子的、大喊大叫的什么都有,梦里就是这么神奇,按理说作为中心人物,叶修不可能看见人群里的蓝河,但他却似突然有了千里眼,就算周围糊成一团、却依旧能瞧清这人脸上的每一寸神情。

 

蓝河独自一人站在靠后的位置,并没像笔言飞一样直往人堆里扎,他安安静静地站在阴影里,嘴角虽然向上勾着,深色的双眼里却带着不易察觉的落寞。

 

求而不得。

 

叶修左肋一紧,猛地睁开了眼睛,他摁住跳得发疼的心脏,发现时已解锁手机、按了通话设置里的1号键。

 

“起了?”电话很快就接通了,蓝河的声音像一剂定心针,让叶修悬在半空中的心脏彻底落了回去。背景音里“噼里啪啦”的全是键盘乱响,蓝河见人没说话,连着又“喂”了两声,然后远远地说了声“抱歉,稍微离开一下”、敲打键盘的声音也停了。

 

“叶修?”这一次,蓝河的声音清晰了许多,“听得见吗?”

 

还在睡觉的反射弧终于被唤醒,叶修眨了眨眼,慢半拍地答道,“呃,睡糊涂了……”

 

蓝河那边沉默了几秒,不知是否察觉到了叶修的反常,他并没有立刻结束通话,“吃饭了吗?”键盘声依稀又响了起来,显然是闭了游戏里的语音、暂时切成了文字聊天,“我用腊肠炒了点昨天的剩饭,你喜欢的那种。中午将就着吃吧,记得先放微波炉热一下。”

 

叶修难得老实一阵,他坐在床头,好半天才哑着嗓子说道:“蓝啊……”

 

“嗯?”蓝河一愣,下意识地将注意力又往电话那头分了一些。

 

“哥会对你好的。”

 

这句话说得要多温柔就有多温柔,蓝河听后狠狠抖了一下,他摸了摸身上奋勇冒头的鸡皮疙瘩,不等叶修回答就利索地挂了电话。

 

“你吃春药了?笑得那么荡漾?”

 

去厕所溜了一圈刚刚进门,笔言飞也同样打了个哆嗦。

 

蓝河摸了摸自己的嘴角,依旧维持着笑意满满的样子在键盘上敲了数下,很快就见春易老拿下耳机,莫名其妙地道:“什么事?”

 

笔言飞风中凌乱,想说,我是说老蓝笑得和吃春药了似的,不是说你是春药。你瞎答应什么呢,就算名字里带个春字也不用那么敏感吧?

 

最后觉得再怎么说春易老也会抽他,笔言飞终于聪明了一回,“啊,快开始了哈!这次活动官方规定,不允许职业选手及退役职业选手参加,叶神总算不会再冒出来搅局了吧!”

 

但凡网游搞什么活动,多和真实世界的节日密切相关。说好听点是贴近生活,让玩家有亲切感、归属感,但无非是运营方为了提升各项数据的有效手段,比如用户活跃度……比如……敛财……

 

不过荣耀官方走的是亲民路线,活动还是比较良心的。眼下这次情人节除了例行的跑图、制作、收集等任务外,还举办了少见的擂台赛。也不知近期的工作人员是打了鸡血,还是个个都成了脱团狗,前期热度、广告推广、论坛跟进比任何一次活动都要用心……最重要的是,前三名居然还有真实的奖励发放……

 

环球、欧洲、亚洲三大双人旅游套餐,机酒全免还提供三个梯度的大额奖金。虽然没有大手笔到送房送车,但在游戏里也已非常难得。——毕竟这玩意能通过审核可不是一般二般的费劲。

 

于是,在成功获得普通玩家的高度关注之余,运营方也没少借各大公会的力量来二段推动。每一次比赛,系统都会公告赛事的结果,除了玩家名称自然还会捎带该人所属的公会,当然,惯用的个人、公会排行榜这类的手段也绝不会落下。

 

最重要的是,从十六分之一决赛开始,每场比赛都会有官方记者在各平台进行实况转播,荣耀里有名的UP主招来一大把,可谓气氛空前。别说各大俱乐部了,但凡是个不眼瞎的都能看出,荣耀官方年后肯定要有什么大动作。

 

但是无论如何,奖励都是不做假的。只是作为职业玩家,蓝河等人最重要的是维持蓝溪阁在荣耀中的声誉,力争前排也无非为了的这个目的。

 

奖励?

 

那是附赠的,嗯,虽然俱乐部说全归个人。

 

“得了,我觉得这规定就是针对叶神的。要不是他带头在网游里翻天覆地,哪有那么多大神跑回来折腾?”五大高手之一的曙光旋冰撑着脑袋说道,“不过公平是公平了,普通玩家对这条规定也挺褒贬不一。”

 

“多数是抢不到名次的那些啦,以为可以在网游中看到职业级的比赛。”笔言飞摆摆手,回到自己的位置,“但真是职业级的,怎么可能在这种地方较真。那点旅行啊奖金啊,对他们而言只是小钱罢了!”

 

“谁知道呢……”一直没插嘴的入夜寒悠悠接了一句,“你看……毕竟还有个无价之宝嘛。”

 

笔言飞一愣,“你说那个戒指?”

 

入夜寒拨了几下鼠标滚轮,照着活动公告不紧不慢地念了起来,“说是这次活动独享。情侣戒,可以赠给心爱的人。绑定道具,不仅可以刻下彼此的名字,似乎还带特殊的隐藏技能……活动前八强的虚拟装备奖励。”

 

光棍保持者曙光旋冰表示不屑,“扯谈,以他们的身价买对大钻石还不是秒秒钟的事?”

 

入夜寒略微扬眉,“二笔,你想要吗?”

 

“想……啊!卧槽,你套我!”笔言飞本能地点完头,抓起抽纸就往入夜寒脑袋上砸。然后就听春易老咳嗽一声,满脸严肃地说道:“还十五分钟就要抽场了,没准备好的赶紧准备一下。蓝溪阁这次的目标是五大高手都进十六强,尽可能抢占前三,蓝桥你副本打完没?”

 

蓝河进的是个没什么难度的五人小本,这会儿已经分完装备准备回城。他对大春比了个手势,想了想又去戳好友列表,列表里叶修退役后常用的角色并没点亮,蓝河眉头一皱就想去够旁边的手机,犹豫了几秒却又作罢。

 

都规定不许职业选手参加……他就算再没皮没脸,也不至于太过线吧……

 

就算一同处了五年,蓝河还是错估了叶修不要脸的程度。此时,这位“不至于太过线”的大神正一边捧着自家对象的爱心炒饭,一边操作着叫做“兄弟借个火”的神枪手和兴欣现任会长大人兑装备呢。

 

“叶神……这不好吧……”就算知道肯定没用,伍晨在将装备交易给叶修之后还是意思意思地劝阻了一句。

 

“没事,哥就是去拿个戒指而已。我会表现得像个普通高玩一样,稳拿第八!绝对不贪多!”叶修的声音有些含糊,内容倒爽朗得好像自己有多开明一样。

 

您老这话说得就已经不是普通高玩了好吧!

 

“……您加油。”伍晨觉得仁至义尽,然后把自己的角色开到安静的地方、继续组织公会活动去了。

 

以兴欣现在的人手,多一个能挤进前十的保障……也、也挺不错。——伍晨太太摸着自己的良心,苦逼地自我催眠。

 

比赛是机选淘汰制,这除了各人手法之外、还很考验幸运值。叶修属于比较幸运的,连续几轮遇的都是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因此哪怕作为黑马杀入十八强,也并没引起太多注意。

 

蓝溪阁那边就比较惨了,技术顶尖的五大高手之二入夜寒和曙光旋冰半途就打了个照面。两人你争我打地斗了小五分钟,完全见不到平日里的和乐融融……要说激烈程度,嗯……简单地说,两人就差找机会去扯对方网线了。

 

就这样还是谁也没能杀谁,最后还是时间结束按照剩余血量做的判断。当然,好不容易赢了的入夜寒,还是在下一场中被自家老大给抽下了台。

 

无论如何,蓝溪阁的“内讧”将比赛气氛上炒到了一个高度,各种版本的视频在播放量上稳超其他。

 

下午五点,比赛终于进行到了前十六强。

 

虽然在比赛开始之前,参赛双方并不知道对手的身份,但这十六个人的名字却是瞒不住的。即便中途闹了数不胜数的乌龙,即便冷门狂爆,但结果超不出预料太多。

 

前十六的名额全被战队所属的大公会包了去,区别只有人多人少。

 

这部分蓝溪阁运气极好,五大高手留了三人。其他十三个位置,霸气雄图占三,中草堂占两,兴欣占两,其他像烟雨、义斩这类也至少存活了一人。

 

“里头有几个生面孔啊。”网游上能排上号的人物各大公会都心中有数,笔言飞看着入围名单很是纳闷,“兴欣也就算了,除了千成,另一个估计是那个雁入胡天开的小号。”雁入胡天是兴欣的元素法师,也不知打哪冒出来的,除了操作好之外,最大的特点就是极具兴欣特色的猥琐流打法。他还有个小号,是个牧师。

 

听到这里,曙光旋冰啧了下嘴,“这破名字每次听得我和穿越了一样。但说起他倒提醒我了,霸图这谁啊……文倾如旧,还是拳法师,一看就是韩文清的脑残粉。”

 

蓝河眼皮跳了跳,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春易老见他突然点开了兄弟借个火的视频,随口问道,“怎么?”

 

“这个神枪打得很稳啊。”

 

春易老点点头,“是啊,虽然不太出彩,但稳扎稳打的。遇到得小心点。”

 

蓝河摇头,“兴欣的雁入胡天不是这个打法,怎么说呢,就算有绝对的优势……”

 

“雁入胡天的打法要更狡猾。”入夜寒是少数和雁入胡天打过竞技场的人之一,很快就明白过来,“我觉得那个文倾如旧反倒像他一点……”

 

“但他打得挺莽的啊!”但凡十六强入选者的比赛,众人都有仔细看过,笔言飞回忆了一下没想出什么,索性跑回座位点开其中之一。刚开始他还叽叽喳喳地边看边说,过了小会就安静了下来。

 

“懂了吧,光是莽能打入十六?”曙光旋冰白了他一眼,“这就是个腹黑啊。”

 

作为契机,众人又开始研究起之前的比赛来,而蓝河则盯着兄弟借个火的介绍,默默出神。

 

白天不能说人,晚上不能说鬼,蓝溪阁众人大概是遭了现世报。十六强第一场,笔言飞就遇到了文倾如旧,而蓝河则匹配的兄弟借个火。

 

不提蓝河那边,叶修一进竞技场就吓了一跳。虽然也不是没想过这样的情况,但毕竟第八只用再赢一场,头回就遇特定的那一个人,几率还是非常低的。

 

果然我家小蓝的技能点都加在巧遇哥这上面了。——叶神巨巨痛并快乐着。

 

怎么打? 

 

眼看着一身蓝衣的剑客不紧不慢地走到官方准备的NPC旁,更换起针对神枪手用的装备,叶修一个激灵,忙点了根烟来压压惊。

 

艾玛,这是瞧出来了?

 

抱着“学术性”的目的,叶修看遍了蓝河之前比赛的视屏,这个以绅士风度著称的“蓝溪阁的面子”,每次比赛都会礼貌地向对手行礼。当然,这次他也没有丢掉这块招牌,只是比起惯用的动作……不同了很多。

 

他在公屏风度而礼貌地打了个:^_^

 

摸了把略微发冷的后颈,叶修觉得自己要是不处理好,这个情人节就得睡客厅了。

 

场上能够准备的时间只有1分钟,叶修假假地在NPC面前翻箱倒柜,实则却愁白了头。这换做是个别人,或者别的时间、别的情况他根本不会这么纠结,但特么今天是……情人节啊!他家小蓝对自己的纵容度高达2000%的情人节啊!他怎么能对不起自己脑补的三万六千种妄想呢!

 

如此一想,他就狠咬银牙,将为公会鞠躬尽力的伍晨大大放到了角落一边。——却忘记人家不仅没指望过他,甚至恨不得他早下场早好、省得被人发现这世纪丑闻。

 

相比叶修的百般纠结,蓝河那边倒镇定许多。也不知是自己看叶修看得太久,还是多年来培养的默契使然,当这个叫做“兄弟借个火”的神枪手站在自己跟前的时候,他就确信这号的背后就是叶修。

 

任何证据都不需要,只是单纯的直觉而已。

 

所以他一反常态地发了个表情过去,扩展一下就是,“你要想好了啊,我可不要跟这种名字的人戴情侣戒指^_^。”

 

他的意思传达过去了,但在他身后围观的同事却不明白啊,蓝河的公众形象算是蓝溪阁有意打造的,一部分原因是……这样更加吸引女性玩家。

 

但这个^_^是什么鬼啊,怎么看着那么瘆的慌?

 

惨遭淘汰的曙光旋冰及入夜寒两人无事可干,此刻正在蓝河跟笔言飞身后围观。在瞧见同事那映在显示器上的笑容后,两人齐齐往笔言飞那边连挪几步,却正好撞上笔言飞一砸键盘,怒吼道:“我从没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这声大的,就连戴了耳机的蓝河都听见了,他迅速扫了眼旁边的屏幕,然后将右耳移出来一些,“没事没事,大春会帮你报仇的。”

 

他若无其事地去拍笔言飞的肩,只要情商没拿去喂狗,谁都知道蓝河这是在挤兑。只可惜笔言飞脑子有坑,不仅没听出话中之意、还煞有介事地点了点头。

 

蓝河为已经开打的春易老点了根蜡,操作着自己的剑客走回场中。两人打了个照面,很快,屏幕上就显示出巨大的倒计时。

 

3、2、1……比赛开始!

 

在倒计时清零的瞬间,蓝河已用三段斩高速冲出。剑客面对远程职业的时候,拉开距离是大忌,而蓝河这个三段斩不仅角度刁钻、时机也格外准确。他至始至终粘在神枪手的身侧保持在有效伤害范围之内,甚至宁可损失技能伤害的威力,也绝不给他脱身的机会。

 

不过操作神枪手的毕竟是叶修,他不紧不慢地敲打着键盘,甚至还有闲工夫换个角度视奸蓝河的裤底、并且对他的搭配品头论足一番。——虽然,对于品味这方面,他永远都比不上蓝河。

 

“哟,这个上挑使得不错。”

 

“慢了啊,哥这技能硬直都快解除了,这拔刀斩才跟上。”他叼着烟含糊地念叨着,就像平时开着语音切磋那样。

 

在两人初识的时候,蓝河的操作就很不一般,虽然只在网游而已,却也不是人人都能达到的程度。如今就更不用说了,两个荣耀迷凑成了对,工作之余除了吃喝玩乐秀恩爱欠烧之外,也就只能一起打游戏了。

 

到风景名胜专门风花雪月,组队打材料变相风花雪月,两个大老爷们虽也干了不少,却实在没法像姑娘一样那么沉迷。折腾来折腾去,最多的居然是开房PK。最初,这件事是叶修提议的,还带了不怀好意的附加条件,蓝河脑子不残,一句“要么打白工,要么睡沙发”直接驳回。

 

从此,叶修就苦逼兮兮地成了蓝河的私人喂招用具,还是没工钱的那种。

 

就像……现在这样……

 

“这兄弟还真厉害,居然和老蓝不分上下。”在叶修的调教之下,蓝河的战斗力早就爆表,就连春易老都在私下表态过,别说自己、就连整个网游里能比蓝河厉害的绝对不多。

 

不过这也只是私底下说说,不说蓝溪阁要维持公会会长的威严,公众看得也多是明面上的胜率统计。在普通玩家眼里,蓝河的胜率还挺不错,虽不拔尖,但足够维持蓝溪阁五大高手之名。

 

蓝溪阁高层却清楚明白,见两人打了好一会儿也没个结果,笔言飞不免有些担心起来。就算大春那边没有问题,但十六强第一局蓝溪阁就刷掉两个,还是被名不见经传的两个名字,别说最初的优势转瞬即逝,事后且得被有心人钻空子黑上一黑。

 

“老蓝现在处于优势。”大概是瞧出笔言飞的心思,赢下比赛后就过来观战的春易老拍了拍他的肩,“不过这个神枪看上去有点奇怪……”

 

笔言飞刚放下一点的心脏又被提了起来,“怎么个奇怪法?”

 

春易老沉默了一下,终于还是摇了摇头。也不知是碍于气氛还是屏幕那边打得确实紧张,蓝溪阁众人再也没有多说一句话。直到时间将尽,蓝河总算在自己血红的状态下用一个逆风刺赢得了比赛。

 

一时间公屏上鲜花和鼓掌的表情刷得飞起,有对蓝桥春雪的也有对兄弟借个火的,可见这场比赛的观赏性非同一般。

 

“公众秀恩爱啊!”一个好友申请弹了出来,蓝河刚点通过,对方就迅速来了这样一句。申请的人叫文倾如旧,几分钟前才把笔言飞打趴下的人。

 

“有本事你也秀一个啊^_^+”蓝河微笑地回了过去,操作着蓝桥春雪向观众鞠了个躬、就退出了竞技场房间。

 

“操操操操操操操!你认识这个文什么如旧的?他是谁?!公众秀恩爱是什么意思?刚才那神枪你也认识?”身后围观群众那么多,蓝河又不遮不掩,笔言飞一眼就看到了两人的对话,急得狂摇他的椅子。

 

“卧槽,二笔你要死是吧!”蓝河的剑客被晃得差点平地摔个跟头,他摘下耳机、这才发现后头已有包围之势。

 

“哦,”他想了想倒很坦白,指着屏幕上同样刚出来的兄弟借个火,道:“叶修。”又戳了戳小窗上那个名字,“雁入胡天。”

 

蓝溪阁众人一条鲜血顺着嘴角流了下来。

 

“兴欣出人才。”过了许久,笔言飞梗着脖子艰难地说道,而春易老已默不吭声地回座位了。

 

就当没听见吧。——史上最苦逼的会长大人,憋闷地想。

 

再之后的比赛要说顺利也不算顺利,要说不顺利……也并不至于。总之,第二场比赛蓝河与春易老都顺利出线,前者干掉了不知怎么就爬进八强的车前子,后者则果真遇上了文倾如旧。

 

……虽然文倾如旧上场后果断技术性下线,春易老直接赢了一根木桩。

 

再然后又是蓝溪阁内部的表演赛。

 

“咋不来个第三,我俩也搞个免费旅游啊。”入夜,叶修一边往桌上端菜,一边不认真地抱怨着。

 

“免费旅游……”蓝河一边起锅一边翻白眼,“您老都快成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黄花大闺女了,还免费旅游?呵呵,要不明天去湖边转转?”

 

叶修看了眼外头飞洒的小雨,缩着脖子灰溜溜地说道,“呃,还是算了吧……”

 

蓝河不紧不慢,“不过这次大春欠了我个人情,拨几天假还是可以的。”

 

叶修一听又来了精神,手也没擦就从蓝河身后抱了过去,“那你明天请假吧,别太累。”

 

累也是你弄的吧!已然料到晚上会发生什么的蓝河很是无语,却也偏偏被人蹭得有些热了起来。

 

“别闹……”他哑着嗓子动了动,却也没有大力去挣。叶修一见有戏,爪子直往下钻,蓝河回到家总会换上一身方便的家居服,这个方便不仅仅是运动方便,拉开松紧带更是方便……

 

“嗯。”带着鼻音的低吟在幽幽响起,叶修耳朵一麻,手上的动作更加放肆。蓝河被他束在怀里,呼吸越发急促,就在叶修再也控制不住地将人按向自己的时候,突然响起一阵尖锐的提示声。

 

“饭……好了。”蓝河缓了一会才扯下条毛巾去给叶修擦手,见后者有些傻愣愣的,又摸了把同样火热的位置。

 

“要我替你擦一擦吗?”听闻叶修一声难耐的闷哼,蓝河凑过去在他嘴角轻轻一咬,柔软的毛巾却已塞了进去。

 

“嗯……”叶修急急喘了好几口,他摁住蓝河的手却又没有阻止的意思,两人处在一起久了,多多少少也玩过些花招。但像今天这么主动,蓝河却是第一次。

 

蓝河被叶修托着后颈吻了一会,见他微皱着眉头很是享受的样子,手指更是活络起来,“舒服?”

 

湿濡的声音清晰可闻,叶修的身体紧了一瞬,连忙将蓝河扣进怀里、用下巴在他肩膀蹭擦。蓝河何等清楚这人的反应,知道他要达到高潮、便顺势贴了过去。

 

“毛巾……拿掉……”略微粗糙的毛巾虽能带来致命的刺激,但终归将蓝河的手掌隔在了外面。显然觉得不够的叶修舔咬着蓝河的耳坠,时不时还将舌尖往内里钻。蓝河低笑着躲了躲,一把拍开在自己身后作乱的手,指尖顺着缝隙往毛巾里一捏一滑。

 

“嗯!”伴随着男人性感的呻吟,炙热的粘液子弹似的撞进手掌。两人靠在一起,调整了许久总算冷静下来,什么都没吃到的叶修显然很是不满,却被蓝河吻了嘴唇。

 

“我有礼物给你。”他心情很是不错地笑着,见叶修眼睛一闪,又往方才吻到的地方啄了一下,“一会吃完饭,先上游戏?”

 

叶修也笑了起来,他拽着蓝河的胳膊一起到旁边洗手,颇有种今天就要粘在对方身上的趋势,“不要哥的神枪,那散人怎么样?”

 

蓝河皱眉,“君莫笑?不好吧……”

 

叶修作出一副很受伤的样子,西子捧心道:“难道你要我用小号和你结婚?”

 

蓝河吐血,“别闹,对戒绑定的时候会全服公告的。”

 

“那我们全荣耀秀恩爱吧!”这话的内容要多没正型就多没正型,却奈何开口之人偏偏满脸认真。

 

蓝河眼神微闪,好一会才开口说道,“真要说起来,一叶之秋才是你大号吧。”

 

叶修被噎了一下,虽然有一万种反驳方法,却突然不知道该挑哪个。

 

“好吧,”蓝河忽地笑弯了眉,“你可不要后悔。”

 

“当然不后悔。”

 

也绝不会后悔。

 

——至少在全服公告出来之前,叶神巨巨还是如此坚信的。

 

【恭喜“蓝桥春雪”娶到娇妻“君莫笑”。让我们为这对幸福的新人,送上最真诚的祝福。从现在开始的五秒之后,妻子“君莫笑”将会在全世界喊出自己满怀爱意的告白,并使出对戒固有的特殊技能。让我们一起倒数吧!】

 

【5】

 

【4】

 

【3】

 

【2】

 

【1】

 

【世界频道】君莫笑:亲爱的老公“蓝桥春雪”我爱你!!我愿为你奉献自己的一切,乃至生命终结!!!

 

【战斗提示】已扣除玩家“君莫笑”99.99%血量,转移至“蓝桥春雪”身上,您的丈夫会永远为这份牺牲精神所感动,祝你们百年好合。

 

……

 

…………

 

………………

 

站在野外某个角落瞬间1血的君莫笑风中凌乱,他摘下耳机哀怨地看向旁边笑得捶桌的蓝河,“为什么我是妻子?”

 

生怕笑岔了气,蓝河根本不敢去看他的表情,“哈哈哈……因为我把送你那个设成了女戒了啊!哈哈哈哈……我亲爱的老婆!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那……就让你切身感受一下为妻对你的爱意吧!”抬手拔掉账号卡,叶修笑着起身、声音里带着无法忽略的危险。

 

蓝河的笑声戛然而止,他猛地起身往后跳开,但叶修却早就料到似的直接将他扛了起来,一字一顿地说道:“我亲爱的·老·公!”

评论
热度(179)
© 2016魔都叶蓝茶话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