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魔都叶蓝茶话会

2016魔都叶蓝茶话会官方LFT

情人节二三事

觉得自己写得不好的话,一定是单身的锅吧XD


鱼叶:

给 @2016魔都叶蓝茶话会 无料的文,刚才把整本看完了,我就是个凑页数的,不知道情人节是啥的单身汪水平有限TvT


今天好开熏啊首页各种糖嗷嗷嗷,总之祝民那情人节快乐!!!o(*≧▽≦)ツ 

================================

 

蓝河坐在电脑桌前,一边整理着这周公会稀有掉落的统计表,一边无意识地用指尖啪嗒啪嗒敲着桌子。屋里只有他一个人弄出的些微动静,还有就是呼啦呼啦送着暖风的空调。他把窗口切回到工作的QQ群,一眼瞥到右下角跳出的一小块广告,是关于明天情人节网购的打折活动。蓝河在心里默默地吐槽,现充都忙着出门过情人节好吗,谁还网购啊。这样想着顺手就叉掉了广告页,然后继续敲他的桌子。

这个话题你说他一点都不关心吧,也不是。只是蓝河和叶修在一起快三年了,从一开始就顺理成章得不行,和一般的恋人相比,完全是飞速略过了那种爱情剧里常有的黏黏腻腻的情节,直接就进入了正题。蓝河也觉得到底是两个男人,先不提会不会引来FFF团的愤怒之火,他自己也是一想起和叶修秀恩爱就止不住地打哆嗦。恰好两个人又都是有电脑万事足的类型,倒也不曾考虑过这些。但是情人节嘛,多少有些不一样。大到繁华的百货商店群,小到街边转角的便利店和咖啡厅,到处都是一股浓郁的巧克力的香甜气息,挥之不去,连游戏里都出了情人节限量的挂件和称号。是个人多少都会被这种气氛感染,况且,说起来他和叶修都没一本正经地过过情人节呢。

 

前年的情人节说起来是既好笑又有些憋屈,当时蓝河依旧凭着自己的坚韧不拔以及多年积累下来的丰富经验在网游里叶修展开了一段斗(tian)智(tian)斗(bei)勇(nve)的艰难历程。正式退役的那半年来,叶修带着国家队在世邀赛里披荆斩棘,终是捧了桂冠凯旋而归。刚落幕的全明星赛上又以特邀嘉宾的身份出尽了风头,回过头来游戏里还一如既往地欺负着普通玩家,完全不是一般退役选手的常态,浪得飞起啊。这顺风顺水的日子硬要说有什么不如意的,大概就是对面的小剑客怎么都不上钩吧。其实早先叶修对蓝河也没什么特别的印象,只是因为那十八个好友申请才比别家的公会会长多记住了一点,就一点点。至于是什么时候上的心,叶修自己也说不好。很久以后叶修再和蓝河提起那十八个好友申请时,蓝河总是一副我聋了我听不见不明白你在说什么的表情,僵硬着用被子把自己蒙起来。

叶修孜孜不倦地调戏蓝河也有些时日了,终于有一天在抢完蓝溪阁的BOSS之后他沉默了很久,一脸严肃地问坐在旁边的陈果,老板娘你说我这样,人能看出我对他有意思么。陈果差点一口水就喷在显示器上,有意思有什么意思,我要是蓝河一巴掌把你扇在墙上撕都撕不下来啊。

另一边蓝河也烦得要死,最近他被抢的boss和被骚扰的次数直线上升,他估摸着这和大神闲的程度成正比。一来二去他和叶修瞎聊的时间也多了起来,不过一般对话都以“小蓝,考虑好了就来我们兴欣啊~~~”作为结尾,一开始蓝河还忍着脾气说不用了谢谢啊之类的,到后来他也渐渐习惯了顶着一脸的惨烈和悲壮打上一串省略号,心底哀嚎着考虑你大爷。其实兴欣发展得很好,并不缺管理公会的人才,蓝河总觉得叶修大概只是抱着多捞一个是一个的心和自己闹着玩儿呢,哪里像自己实打实地喜欢叶修到现在。

大概是那一年广州冬天来的时间点太过微妙,全国人民都开始往严实里裹了,大蓝雨竟还在纠结今天空调该开制热还是制冷。结果就是人民群众疏忽大意的空当里突如其来的一阵北风把人都给吹傻了,至少蓝河自己是这么认为的。所以那天他面对电脑那头的老生常谈居然没有甩回去六个漂亮的点,而是以一副要将叶修生吞活剥的气势噼里啪啦地敲出一句:来就来!!!!!!!!!!!!!!!!!!!!!!!!!!

 

等蓝河气势汹汹地到了萧山机场,才渐渐冷静下来。他一路过来完全是脑子一热,对一向比较冷静的蓝河而言这也实属难得。蓝河请了假就出来了,也没带什么行李,他望了一眼航站楼外的天色,冬日的夜早早就换上了一片几近黑色的蓝,倒是机场照明的灯光晃得有些刺眼。他按亮了手机,20xx年2月13日,靠怎么好死不死挑了这么个日子……果然2B啊……不过管他呢,人们常常喜欢用一句话来解释一切的顺水推舟,正所谓——来都来了。蓝河几个小时前几乎要溢出胸腔的冲动逐渐褪去,取而代之的是一身孤勇,来都来了,今天他就想要个答案。

他在出租车上想了很久,见了叶修要怎么打招呼,要说什么,要问什么,要是被拒绝了怎么办等等等等。只可惜计划赶不上变化,等他一个人念念叨叨地到了兴欣的门口,正好瞧见叶修裹着大衣走出来,一只手熟练地敲着烟盒,刚叼上烟转头正好瞧见了蓝河。配上黑漆漆的夜,要不是有路灯照着,整个一门卫老大爷style。蓝河一时愣住,叶修倒是自来熟得很,趁着蓝河发愣的空当,特别自然地掐了烟就把人往屋里带。

结果进了里间两人干瞪眼又瞪了老半天,蓝河是刚才被打断之后就忘了自己想说什么,只好瞪着叶修,而叶修只是恶趣味地觉得这样的蓝河很有意思,故意不说话,上下打量着蓝河。

叶修给人倒了杯水,笑着问小蓝啊你怎么来了。

结果蓝河用眼睛剜了他一记,撇撇嘴,你叫我来的啊。

……那来都来了,叶修完全没有吃瘪的样子,等会儿要不给我们指挥个本吧?

蓝河毫不犹豫地抄起旁边一包200抽餐巾纸扔了过去。

 

到头来蓝河还是跟着叶修上了训练室,陈果上来找说好抽根烟就去吃饭的叶修时,就看见两个人正在竞技场里练着呢。蓝河就这么不知不觉地被叶修一路牵着坐上了兴欣的饭桌。显然兴欣众人也多少继承了前队长自来熟的特点,根本没有人介意这么个对家。知情的几个还一副哦~~~~~~~~~的表情不停地朝着两人挑眉毛,把蓝河看得心里都有点发毛。

饭吃着吃着,包子突然问起,老大,那他是来和你面基的吗?

蓝河不言语,埋着头差点被噎到。

不你们忘了,叶修一脸严肃地说道,这可是我们第十区的副会长,来向总部汇报工作的。

包子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

靠这下真噎到了。

叶修特别贴心地去给他倒水,一边给他拍背,副会别紧张哈,吃完饭再汇报。

……脸呢。

 

一顿饭吃完,蓝河已经非常神奇地和兴欣众人打成了一片。特别是方锐,说起来方锐以前也在蓝雨的训练营待过一阵,和蓝河聊起来那叫一个滔滔不绝,可惜魏琛回老家了,否则完全可以就地开个蓝雨驻兴欣小分队。叶修倚着柜子,一边朝他俩看,一边跟旁边忙着算账的陈果抱怨道,唉你看看,刚来就要被带坏了。老板娘嘴角抽搐,跟着你肯定被带坏得更快啊。

 

等众人休息完散了场,蓝河也站起了身,结果却被叶修塞回了沙发。

——所以小蓝同志就单纯过来看看我?

——不行啊?!

蓝河全神贯注地研究着手中的茶杯。

——行行行!随便看,爱看多久看多久,不用跟我客气。

——……

——不过小蓝啊,这事情也得讲究个公平是吧?

——……?

——不能光你看我啊,那我亏了啊。

叶修毫不客气地扳过蓝河,嘴角噙着笑意味深长地看着他。

——咦????

 

那天晚上两人还说了什么不得而知,反正蓝河是就这么稀里糊涂地交代在叶修这儿了。第二天就是传说中的情人节,这里不得不说叶修这幸运buff加满的体质,即日脱团立马过节啊这是。蓝溪阁的大好青年拯救单身狗于水深火热之中啊,老板娘紧紧攥住蓝河的手,再下去就要饱含泪光了。一旁抱着一整箱板鸭的方锐大大满脸嫌弃,老叶啊你这得瑟的表情好恶心看得我都要吐了。那你有本事把鸭骨头吃下去啊,叶修说完转过头,献宝似地拿了个挺大的盒子递给蓝河,说是礼物。小青年还在开心得晕晕乎乎的当口,打开一看瞬间被拉回现实,这不就是当年让官方煞费苦心却依然妖异出新境界的混搭君莫笑吗,虽然看编号就知道这是叶修自己那个。这是有多大脸才一副我把自己送给你的表情啊,蓝河泪流满面。

更何况他当时买了个一模一样的啊。

 

蓝河在杭州足足待了三天,他回来的时候蓝溪阁剩下几个还在感叹呢,不容易啊深入敌方大本营一圈转下来还完好无损。这显然是他们还不够了解情况,事实是他们身边切实地少了名战友多了个叛徒。这名叛徒回来之后虽然游戏里看到叶修还时不时一副咬牙切齿的模样,但平日里两人可没少给对方寄东西,引得两人周围的单身狗们都将满身的悲愤化作了强烈的食欲,互寄的零食基本上都便宜了旁边的那几个。叶修在电脑那头叹了口气摇摇头,等会儿快递员上门了我直接把我自己寄过去吧?蓝河噗嗤一下笑出声来,可以呀,这么大个头的生鲜人家送吗。

又过了没几个月,他们就不用再纠结寄快递这事儿了,在大尾巴狼的忽悠下,蓝河直接搬到了叶修那儿。那天杭州突然下起了暴雨,叶修听到开门声,一抬眼就看见站在门口的蓝河整个人都湿透了,身上还带着外头的寒气,水珠一滴一滴地顺着发梢滴下来。叶修扯了块浴巾把他整个裹起来紧紧箍在怀里,蓝河因为这突如其来的温暖打了一个哆嗦,紧接着就听见叶修说,别两头跑了,我给你想想办法。又过了一周,他就在蓝溪阁众人意味深长的注视下来到了敌方领地。

 

这是蓝河头一次领教杭州的冬天,虽然他做了些心理准备但仍然没有hold住。这边的湿冷绝对不是开玩笑的,就跟坐在旁边的这位一样,没事就冻手冻脚、冻手冻脚的,简直流氓。蓝河嘴上抱怨着,手上的操作也没停下。叶修乐了,顺手就给对面的小剑客甩了个火球。感受到温暖没?他朝蓝河挤挤眼,蓝河欲哭无泪地看着屏幕说,我心寒吶。

那一年杭州竟难能可贵地下了雪。蓝河回去过了年刚来没几天,就遇到了这样的惊喜,高兴得简直称得上是手舞足蹈。叶修在一旁一脸的淡定,好歹是土生土长的北方人,就这掉到地上都堆不起来、立马和泥一起搅成冰沙的,好意思叫雪吗?不过他还是忍住了这句吐槽,毕竟,下雪天最有意思的就是南方人了,而且兴欣也不缺和蓝河一样手舞足蹈的朋友。大家都兴奋得不行,蓝河还拍了照发给蓝溪阁的那几个人不停地显摆。等几个人都在露天里疯够了,叶修才拉过蓝河冻得冰凉的手捂紧了,好歹也是职业玩家靠手吃饭的,要是生了冻疮我看你怎么带本哈。后来叶修果然一语成谶,蓝河的手倒没什么问题,只是他人直到三月初都在吸溜着鼻涕和感冒作斗争。有几天连话都说不出,只好蜷在被子里让叶修替他刷本。自然其中的情人节也没啥可提的,窝在家里刷刷游戏奖励随随便便就没了。

两人的同居生活说起来其实就是这些小事,荣耀大神私下里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忙的时候两人各自在游戏里拼杀,当然也免不了时不时就撞上,结局毫无悬念偏偏还要秀周围人一脸。至于家务事,蓝河本来就没指望过叶修,所以现在看到此人还常常给自己打个下手什么的,简直不能更欣慰。偶尔两个人窝在一起玩玩家用机,更多的时候还是在玩荣耀,蓝溪阁的精英团成员们久而久之也都习惯了,打个本boss推着推着指挥就换成了叶神,自家团长就在旁边剥水果,叶神话一多就拿剥好的水果给他堵上。

 

就这样不知不觉的,一年一晃就过去了。又是一年情人节,叶修同志今年就比较尴尬了,原因是他买了蓝雨的周边作为礼物,然而看样子明天是到不了了。说起来真心托蓝河的福,他连兴欣出了哪些周边都记不清,蓝雨的倒是一清二楚。老板娘看他难得有些纠结的表情,不知为何有些暗爽。要不我给他换台电脑?叶修皱了皱眉,也用手啪嗒啪嗒地敲着桌子。这本来是蓝河的习惯,待一起时间久了连这些小动作都互相传染了。陈果在一旁看着,满脸的悲愤外加痛心疾首,你就不能带人家蓝河到处逛逛啊?连西湖都没去过好意思吗?我真是头一回看见有人在竞技场过情人节的。

结果情人节当天叶修把蓝河忽悠到这种地方来的时候,蓝河还是颇为惊讶的,因为总感觉这里和叶修不是一个画风。虽说节日期间人山人海的画面已成定局,但怎么说庙会这种地方,真不是一般人能想出来的……完全是以毒攻毒的节奏啊。蓝河一脸疑惑地看向叶修,他在一边啧啧叹道,哟呵,人有点多啊。蓝河心里一声哀叹,本来以为荣耀大神选这里有什么深刻复杂的战术意图,没想到地图是随机的……随机的……蓝河已经能够想象到老板娘知道此事后那一副想要绝倒的样子了。

不过既来之则安之,蓝河似乎已经接受了这个有些别扭的设定,满头黑线地拖着叶修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种地方人挤人的场面基本是365天全年无休的,一个个摊位基本就像主城领任务的公告牌一样火热。叶修任由蓝河拉着他的手往前,自己在后面笑得一脸得逞。然而叶修的得意劲儿还没过去,他就有点悲伤地发现,他家蓝看到想吃的就会果断撒手挤上去排队。他都来不及吐槽自己的魅力还不及小吃摊,蓝河就已经自动走近了下一个。好好好,吃吃吃,戳了戳蓝河有点鼓起来的两颊,叶修认命地跟在身后。两个人一路走一路逛,叶修负责拿,蓝河负责吃,时不时再给他塞几串。两个人也勉强算是体验了一把现充过节的气氛。只是这个人数也不是开玩笑的,到了饭点随意进了家店,两人就足足等了四十分钟。好不容易吃上了,蓝河却不是很饿,支着筷子随口问他怎么选的地儿。叶修若无其事地说我看你有天看了挺久还转发了,你还有什么想去的地儿没,有的话我们下次去。蓝河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头夹菜,生怕他看到自己偷笑的表情。

等蓝河真的觉得自己已经吃成个球了,走出店门发现外头已是星光点点。叶修和蓝河漫无目的地走着,周围的人潮稍稍褪去了些,沿街和店门前应景的彩灯也亮了起来。远一点的地方似乎有表演,背景音断断续续地传过来显得有些嘈杂,蓝河有些幼稚地晃着胳膊,大抵是食物带来的满足感太丰盛,蓝河只觉得今天什么也没干,但心里就是很高兴。

一记尖锐的声响划破夜空,前边一朵红色的烟花啪地在高处绽放开来,立马便消失不见。紧接着是一朵朵其他颜色的烟花,并不夺目,都只在深色的夜空中留下了一个短暂而浅淡的影子。再然后是大朵大朵的银色在夜幕下盛开。蓝河趁着周围的路人驻足抬头的时刻,转身飞快地亲了叶修一下。情人节快乐,他们笑着互相说道,声音被这平淡的世俗所掩盖,只有他们自己和天上的星辰知晓。

 

—end—

评论
热度(58)
  1. 蓝桥路远鱼叶 转载了此文字  到 2016魔都叶蓝茶话会
    觉得自己写得不好的话,一定是单身的锅吧XD
© 2016魔都叶蓝茶话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