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魔都叶蓝茶话会

2016魔都叶蓝茶话会官方LFT

【叶蓝】情话连篇

礼包STAFF的最后一发!十八发你吃爽了吗!

没吃饱的我们下次白情继续ww

色情男主播郑轩:

*给 @2016魔都叶蓝茶话会 的砂糖小短文qwq

*给位情人节快乐!祝天下有情人都是失散多年的……诶嘿,有情人!


----------

1

蓝河作为一个南方人,来北京跟叶修住的第一年冬天就被冻成了狗——一般来讲,南方人第一次见到雪反应都比较有意思,况且蓝河以前真的宅到足不出户,对于那少之又少的雪天总是后知后觉。

那天叶修风尘仆仆从外面赶回来,一进门就呼着热气搓着手,随口冲屋里喊道:“蓝啊,烧热水了没有?外面下雪了,可是冻死我了。”

还在副本里杀得正开心的蓝河听到这话,直接撂了耳机穿好拖鞋就往外冲——十秒之后,他牙齿打着颤,一脸挫败地跑回来,一拳打在了忍笑的叶修的肚子上。这一下,可终于是令叶修毫不遮掩地笑出声来,嘻嘻哈哈地把冰凉的手往蓝河领子里一伸,惹得他差点捡回在心里已尘封多年的军体拳。

“一会儿家里来客人,外卖记得多叫点儿。”

“客人?”蓝河哆哆嗦嗦地缩进沙发上的毯子里,“你弟弟?”

叶修脱了鞋,也凑过去跟他抢毯子:“不啊,苏沐橙。”

这蓝河才想起来已经要过节了,这几年春节苏沐橙都是住在这里,倒是他自己都没记日子,把这件事忘了干净。蓝河分了一半毯子给叶修,自己把后背贴上沙发靠背:“这大冷天谁会乐意送外卖啊,我去做吧。”

叶修伸手把人搂进怀里:“越来越像个媳妇儿了啊。”

蓝河低声骂了一句,一脚就踹了过去。叶修一面招架着蓝河的攻击,一面伸手抢过遥控器的主导权。在为到底是看国安踢泰达还是金隅打宏远好好撕了个逼之后,两个人各退一步决定去看轮回对霸图的录像。

这比赛俩人之前就看过直播,再看一遍就没有那种揪着心的感觉了——其实原本也没多少,毕竟这不是蓝雨对兴欣。于是叶修干脆随便挑了个台,赶上BTV少儿频道正在播动画片。

他突然夸张地捂住眼睛:“真是太可怕了。”

蓝河一脸不解,只见叶修两只手伸出来用食指和拇指箍出两个圆圈,向前伸去在蓝河眼前比划:“你的眼睛要是有这么大,我就要被吓死了。”

叶修眼看着蓝河瞪圆的眼睛在自己的手比划出来的圈中眨了两下,然后笑成一弯月牙。

“有病啊你。”

 

在苏沐橙来家里之前,蓝河还是没忍住,他全副武装地跑去了楼下。那时雪刚落满薄薄的一层,蓝河蹲下身去捏雪球,在他旁边的叶修看不过去,也蹲下来:“算了,我教你吧。”

捏雪球本不是什么能事,技术性还不及蓝河在家包饺子,叶修咬下手套,装模作样地把雪揉在手里越揉越紧。

“你这样又怕冷又想玩儿根本玩儿不痛快,跟你说,把手套揣兜里别拿出来,跟那帮孩子打一会儿你浑身就热乎了。”

蓝河将信将疑地摘了手套,正准备继续,突然脑袋上挨了一下。不远处穿红衣服的小孩飞快跑过,约摸五岁的样子,边倒退边冲蓝河做了个鬼脸。

“我靠敢打我媳妇儿,这是不要命了。”

说着叶修就把手里刚捏好的雪球冲着小孩丢了出去。那小男孩没皮没脸地吃了痛,一脸不服气,对身后吼道:“快来帮我!有怪兽入侵!”

蓝河挑着眉毛把关键词重复了一遍:“怪兽?”

“哎哟……”叶修一把抓起蓝河的手腕,“三十六计走为上,快跑快跑。”

几年没锻炼的俩宅男哪儿跑得过这群精力旺盛得恨不能溢出来的小孩儿,没跑几步就被一圈圈围住,一不做二不休,蓝河抓起一把雪揉成一团往外丢。马上,他就被四面八方来的雪球打了个落花流水,叶修眼看蓝河被打表情还很开心也就放下了心,待在旁边看他跟一群孩子战成一团。

叶修自然没能幸免于难,毕竟君莫笑走到哪里都是火力的中心,两人背靠着背,像是网游里鲜少出现的同仇敌忾。

见叶修同志两个技能全部防空,蓝河终于忍无可忍:“我靠,你不是说你小时候很能打吗?”

叶修举手投降:“咳……我,我好久都没练了。”

“给我搓雪球去!”

“是是是,求蓝河大神带我飞!”

“你滚吧!”

 

最后俩人当然还是举手投降,毕竟跟孩子去比精力实在是不够明智。

结果便是被孩子们围在中心公开处刑。弄得还挺像那么回事儿,叶修把蓝河搂在怀里,任由这群孩子把他们的膝盖以下都埋进雪中。

 

2

 

苏沐橙刚好在楼下看到这样一幕,她裹紧自己的围巾坐在一边的长椅上抱着一杯还冒着热气的咖啡。

蓝河走过来见她的时候样子逃不出狼狈二字,面色潮红气喘吁吁,头发上的雪融化使得栗色的头发全部粘在额头上。当然,叶修只能更狼狈,他一边走一边拍着裤子上的雪,皱着眉头检查口袋里的烟是否安好。

“好在打火机还没阵亡。”

叶修坐在长椅上点上一根烟,苏沐橙把身边口袋里另外两杯扣着盖子的热咖啡递过去。

“你们的,一杯少糖,一杯多奶。”

苏沐橙向来很体贴,不管过多久她还能记得这两个人的口味。只是看她翻着手机相册的表情,也是不难猜出她刚才都拍了些什么。

“他就不教点好的,杭州下雪的时候他也扯着我下去打雪仗。”

蓝河没好意思告诉她,这次其实是他想下来玩。

“杭州的雪打着不痛快,水分太多,捏都捏不紧。”叶修手指尖的烟向上燃烧,星星点点的火仿佛将他带到人生中最难忘的那个雪夜,“小时候我跟叶秋都很能打,我爸就喜欢看我俩自相残杀。”

“说起来,什么时候去看看伯父啊?”苏沐橙问道。

叶修仰头想了想:“你今晚要是住在这里,咱仨明天就过去看看。”

蓝河回了家也就懒得去做饭了,最后还是叫的外卖。三个人围在茶几边等着这壶碧螺春煮开,期间苏沐橙便提起她刚从微草那边回来。

“我跟秀秀一路过来的嘛,她去找王队我也就跟着去了。”

“大眼还在微草呢?都多大年纪了也不张罗着歇歇。”

“你以为谁都跟你似的?”蓝河把茶杯一一摆好,目光如剑般向叶修剜去,“整天不务正业。”

 

话虽如此,下一秒那利刃却如收束至鞘中一般,乖巧成缠在顶端的流苏红线。蓝河与叶修心照不宣地相视一笑。

苏沐橙早听说叶修开始替叶秋分担事业,兄弟俩顺理成章操持家业。而蓝河工作改为线下,但毕竟还归属蓝雨,时不时要回广州开会。

有些东西若要坚持就免不了付出,孑然一身的时候怎样都好,可以脱离轨道冲出星系肆意地在宇宙中发光发热,但是一旦有了牵制,两颗双子星便只能相互围绕、彼此吸引。

蓝河懂得这些,叶修更是收敛许多。

那首歌怎么唱的?

——每天都在为了未来拼命地积攒,也许这就叫做成长。

 

“咳,”苏沐橙提起茶壶,满上三杯芽色的清茶,“伯父还生你气呢啊?”

“老狐狸心思多着呢,我哪儿敢猜啊。”

“他早就知道我在杭州了,就我第一次去兴欣上机的时候,不然你以为那一年叶秋是怎么找到的我?”

“那他怎么连个电话都没给你打?”

“呵呵,”叶修干笑两声,“2022年,北京冬奥会,他估计拿了几张票跟那几个老头看比赛正开心呢。”

蓝河:“……”

其实蓝河也很久都没回过家了,当初他要去打游戏也是跟家里撕破了脸,年少无知的时候倔着不想回去,现在又觉得害臊不敢回去。能让蓝河拉下面子的场合寥寥无几,其中并不包括提及家里的事情。不过说起离家出走他可是比叶修潇洒得多,叶修是偷偷摸摸溜走的,蓝河走得那叫一个正大光明。

一聊到这种事情苏沐橙就不太想插话,就静静看着那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在一个不怎么光明磊落的问题上惺惺相惜。

 

3

 

第二天回家的事情也和往年没什么区别,打过招呼之后就变成了叶老先生与叶修的单独会谈,余下蓝河和苏沐橙在客厅里下着五子棋。叶老先生喜欢下棋,这红木棋盘摆在客厅的小桌上从不撤走,怪就怪在叶修却对围棋了解甚少,这几年带着这俩人回家也就只能意思意思下个五子消磨时间。

围棋讲究金角银边、能飞则飞、能跳就跳,而五子棋则恰恰相反,棋子聚在一起才有胜算。规则简单不代表没有技巧,蓝河一直靠小聪明赢苏沐橙。

于是苏沐橙说道:“哎,这样吧,你输我一局我就偷偷告诉你个秘密。”

 

蓝河这才知道叶修给他的情书都是苏沐橙写的,这姑娘见他一时间语塞,把干净修长的手指放在蓝河面前晃了又晃:“你发什么愣呀?”

对方酝酿许久,几次欲言又止,终于认命一般露出了苏沐橙一直想看的表情。

“你……文笔不错,真的。”

女孩子的笑声从客厅一直延伸到书房,叶修揉着脑袋一脸不耐烦地走出来,见两人表情分外诡异,问道:“说什么呢?”

这模样一看就是被数落了一顿又被赏了一记脑崩儿。

蓝河白了他一眼:“等回家跟你算总账。”

 

果然,把苏沐橙送走之后蓝河新帐旧账一起算,蓝溪阁的事情从大到小数落一遍之后,他指着抽屉里那一沓情书暴怒:“说,都是你自己写的吗?”

叶修反应了一下,低声道:“这小丫头!”

 

4

 

这一年的冬季真长,从故宫被雪覆盖一夜间回到明清的那一天开始算起,他们在这个漫长的冬天中不知牵手走了多少步,脚印踏进雪里又在不久后被重新覆盖。

情人节的傍晚,二环路上车也不多,毕竟是傍晚时分,人行道边有几个小姑娘搂着一篮子玫瑰花兜售。

“要不我也给你买一束,说吧你是喜欢天长地久呢还是喜欢百年好合?”

蓝河突然又想起那一沓情书,笑说叶修的情话就像是地上的脚印,也就够拍张照片发微博的时间,不出十分钟就被皑皑白雪覆盖住,熬上十天半月也就化了个干干净净。

对方也没反驳他,只是小心翼翼地把蓝河的手攥在手心里一直到出汗。

“说什么呢?我可是把那些话写到了整个北京的街头巷尾,让你走到哪里都能看见。”

蓝河撇撇嘴:“鬼话连篇哦。”

见蓝河不信,叶修拉起他的手拐进了西单小胡同里一家小的烧烤店。

酒香不怕巷子深,这烧烤店店面不大,人却不少,趁着还在等位置,叶修领着蓝河走到贴满照片的墙前面。

张张都是典型的拍立得样式,剪裁讲究的白边下方隐约可见一排小字。

字写得不是那么漂亮,倒也能看清其中的内容。

“叶秋就喜欢来这些所谓的有情调的店,北京最不缺这样的地方。”叶修把手贴在蓝河逐渐变烫的脸颊上,用力揉了一把,“那时候喜欢你又不好意思说,就每去一个地方都写出来、贴出来。”

“你还有不好意思的时候?”

“当然有啊,不然我怎么会让沐橙帮我写情书。”

“你还有脸提啊!”

 

叶修就是有这种能力,将主场与客场间的距离逐渐拉近。曾经蓝河是客,如今他在千里之外的北方,感受到了久违的主场的温暖。

如同在兴欣被信任时的如释重负——大概自那时起,蓝河就再也没能从这漩涡一般的地方挣扎出去。

蓝河哪里还敢说叶修是鬼话连篇,他只能心悦诚服地跟着叶修,在春天到来之前走遍了南锣、簋街甚至三里屯,总有那么几家店能在里面找到这样的照片,或是LOMO风,也有糖水片,无一例外地在下面写着蓝河的名字、写着直白的爱意。

不知道这种桥段最后是否会变成老生常谈,在无趣中一次次被质疑是否真实或是感情佯撰,只是蓝河在心里把这些情话记了一遍又一遍,连句成篇,每一句都像是病入膏肓那般不可救药。

 

-fin-


评论
热度(237)
© 2016魔都叶蓝茶话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