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魔都叶蓝茶话会

2016魔都叶蓝茶话会官方LFT

【叶蓝】The Gift Of Rain(Fin.)

感谢太太的无料!拿到的小伙伴可以给太太repo一下哦!


渝晓思:

    *情人节快乐

    *叶修X许博远

    *带完全看不出的黄喻黄无差

    *魔都叶蓝茶话会无料

========


    蓝雨俱乐部有个不成文的规矩。

    情人节这天,除了有比赛任务的战队,上至经理,下至公会、训练营,无论老少,均能获得一天带薪假期,不用来上班。

    原因无他,拯救单身大龄青年,势在必行。

    这一年的情人节天气很糟,大暴雨下了个通透。许博远打了个哈欠端着杯麦片坐在窗口发呆——说是休息日,顶多是把办公地点从俱乐部挪到了家里,一样不见天日地关上一天。对于他这个单身汉来说,是不是情人节真没什么实质性的差别。

    反正,都没个情人嘛。

    没日没夜地绕着副本材料野图BOSS忙活,加上自己性取向特殊,恋爱这事还真给他搁到一边——工作够累了,真顾不上再照顾另一个人。

    昨晚通宵带团推副本,现在脑子还有些不好使。他靠在椅背上,决定让自己放空十分钟,再上线开始今天的工作。

    这房子是去年贷款买下来的,一个人住是有些大。他本觉得俱乐部宿舍也很好,却架不住父母的操心——老人家总觉得需要个固定的居所才算安身。算了算工资也够,一冲动就把这二手房给定了。

    家具都是现成的,不是自己选的款式,看着陌生。父母住惯了老家也不愿意来大城市,他平时通宵轮班还是住宿舍方便。这屋子闲置久了,床上都泛着股灰尘的味,一点“自己家”的实际感都没有。

    这样阴沉的雨天,一个人坐在窗边发呆是有点寂寞难耐。他举起手覆在玻璃上,手掌边缘立刻泛起了一层薄雾。人和尘世隔着一层雨幕,喧嚣都是别人的,自己的心安安静静、空空荡荡。

    楼下的花店摆满了娇艳的玫瑰,在烟雨迷蒙中成为视野内的一抹亮色。一对小情侣路过,捧走一束。那两人挤在一把伞下,各被雨打湿了一半,笑容却是喜悦的。

    瓢泼大雨也浇不息爱的火焰。

    “不错嘛。”许博远想。他如果有那么个情人,必定要与他分担一些欢笑,一些苦,剩下的空间他要用足够多的耐心和喜欢来填满。

    那个人不需要多帅气,多聪明,多勇敢,多出众,只要能互相理解,彼此陪伴走完这一生,以后的情人节能两个人过,那也就足够了。

    也就只有这样特殊的日子才有机会好好想想恋爱问题。但他不急,找个靠谱男人过日子不容易,他还有很多很多时间可以慢慢想。

    “叮咚。”

    他给自己放松的十分钟还没用完,手机短信倒是先响起来了。

    “小蓝,放假呢,在家?”

    许博远一看发信人就皱眉了。对方追他追得紧,这会倒是连蓝雨的放假日期都打听到了。到底是战队里的哪位大神出卖了自己?他叹了口气。

    “叶修大大,有何指教?”手指在屏幕上滑动,最后还是按下了发送键。

    自从叶修退役后买了手机,许博远就接二连三地被短信骚扰。有时是需要新副本的难度反馈,有时是汇报自己的工作情况,还有些毫无意义的嘘寒问暖,公事夹杂着私情,让许博远反应了很久才肯定了“前联盟第一大神”在追自己的这个事实。

    对这个人,坦白说确实算不上讨厌;在直接认识本人前更是对他敬仰万分。“斗神”“叶秋”强大而神秘,是所有荣耀玩家心中的梦想,怎么变成叶修以后就这么不要脸得惹人厌了呢?

    也难怪,谁在叶修手下抢个几十次BOSS都会吐血的,连大春这种惜字如金的人都常常提起自己带团和“荣耀教科书”斗了几十个日夜的辛酸过往,何况是和叶修从十区副本恩怨冲突一路走来的蓝河或者许博远。

    也就是那个十区,让叶修从落魄的斗神,再次走上职业选手的巅峰,乃至世界冠军。那些热热闹闹胡搞瞎来的日子,日后叶修给许博远的定义居然是“感激你们啊,帮了我不少忙”。

    正混蛋[1] ,让我加班那么多次,给兴欣当保姆操碎了心,居然还有脸追我。

    想起这事就来气,许博远正想用一条“我今天闭关休养不见闲人”把人打发彻底,短信却又蹦了出来。

    “哥在G市,雨太大了没带伞,又买不到机票,收留一下呗:)”那死皮赖脸的微笑表情生动活泼。

    “编这种谎话谁信你啊!你不在B市好好上班大老远跑G市干嘛!”许博远的手指简直要在手机屏幕上磨出火花。

    “你信啊。我真的在G市。”

    “叶修我警告你,你再这么不要脸我一定要拉黑你的电话号码。”

    “你人好,不会的。”

    “你妹。”

    “沐橙在打比赛呢。今天是不是和蓝雨的比赛啊?我可得叮嘱沐橙好好虐一虐你们的剑与诅咒。”

    “不是!!!”

    ……

    

    叶修收起手机,站在G市机场外抬头看茫茫大雨。

    来G市是出差,但情人节的出差确实带了他自己也数不清的私心。

    路上的行人步履匆忙,接机的车辆来了又走,头顶的航班轰隆驶过。哎,这世上人这么多,是否有人会愿意为了我停下脚步?他点了根烟,让心情消散在雾气里。

    短信再次响起,看到信息栏里的一串地址,叶修舒了一口气。他从公文包中摸出一个小盒子放进口袋,又轻轻拍了拍,不知在对谁说:“成败可就看今天了啊。”

    突如其来的一阵寒风让叶修打了个寒颤。他也是第一次做这种没把握的事情,但他并不觉得自己毫无希望。

    于是他裹紧大衣,跑进瓢泼大雨中。

    

    叶修进屋带了一地水。这人从头湿到脚,灰色大衣吸饱了雨变成黑色,头发也一缕一缕地粘在脸上淌着水,进门一抖真像只落水的大型犬。

    这么冷的天气把他一个人丢在路边,是有点于心不忍,许博远想。全然忘了面前这个现荣耀中国区的首席策划,完全可以去蓝雨俱乐部得到很好的招待。

    “怎么?哥淋湿了特别帅气?看得你都魂不守舍了?”叶修冲许博远眨眼,眼眸里都泛着水汽。

    许博远抛过去一条干净的浴巾砸在叶修头上:“你都不会去买把伞吗!”

    “这不上了出租车就直奔你这来了嘛,哪还记得?”

    “混蛋,弄湿的地板得给我擦干净。”

    “好啊,你先带我好好参观一下你家嘛,”叶修擦着头发,笑得狡猾,“不然我怎么知道你家的拖把在哪?”

    这一不小心又着了叶修的道,许博远真想把这个人直接踹出房。

    冷静、冷静……

    人家只是来做客,第一次上门,带他参观一下也是应有的待客之道,我怎能自乱阵脚好让人嘲笑我们蓝雨没风度呢?

    于是许博远压抑内心的怒火,挂起最模范的商业笑容,带着叶修左右转了一圈,又端上热茶点心客客气气地寒暄起来:“叶神你这是来G市出差?我打个电话让俱乐部给你安排个住宿吧,一会喊司机过来接你,别客气,蓝雨这点钱还出得起,小意思。”

    “那怎么行,我还要帮你擦地板呢,”叶修说得认真,“我看你这屋子里都是灰,为了报答你的收留之恩,我就不厌其烦,顺便帮你都打扫了吧。”

    “喂等等……”

    叶修的记忆力何等惊人,什么东西在哪儿过目不忘。许博远还没来得及说不可以,他就迅速站起身去找出了打扫工具,从厨房开始忙活起来。

    “你放着我自己扫就可以了!”许博远急得要跟他抢抹布。

    “我来我来,”叶修站在椅子上擦着柜子顶,凭借高度优势举着抹布对许博远摆摆手,“你去歇着吧。”

    到底谁才是这个家的主人?许博远纳闷,这叶修到底是要修炼几世才能修得这样“蛮不讲理”的行为方式。可他拿叶修就是一点法子也没有,只能决定不跟联盟大神怄气,垂头丧气地走出来,由着叶修在厨房里倒腾。

    走到客厅,他看到叶修刚脱下来的大衣里向外包成一团,塞在沙发边的纸袋里——大概是被雨淋湿了,叶修不想弄湿地板或者沙发,才采取了这样一个法子。

    衣服料子还挺好,这样放着岂不是要发霉了?许博远思忖,拿起大衣便往阳台走去。

    等叶修的外套挂在自家阳台上时他才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什么事。

    空旷的入户阳台里挂着一件尚有余温的外套,落地窗开了半扇,外套在雨幕的背景下轻轻摇晃。这个房子突然就有了一些活人居住的气息,连这个潮湿冰冷的冬季也鲜活了起来。

    只有黑白两色还是太单调了。如果下次他再来,就在这里摆些花吧。许博远突然想。

    我靠我到底在想什么啊!

    于是他奔到厕所用冷水抹了一把脸,让自己的脑回路回归正常路线,又去寻了一份打扫工具,围上围裙走到厨房:“喂,我也一起打扫。”

    “好啊,”叶修勾起嘴角,点点头,“你帮我递个布吧。”

    这样一起收拾房间,不就像家人一样?

    许博远用力敲了敲自己的头,把无聊的念头砸了下去。

    

    “我说,你这屋子到底多久没住人了?”

    “买来……交房以后就没住过……”

    “那以后常住住。你眼光真不错,挺好的房子,地段好环境好,这房间窗户还大,视野开阔,”叶修说着,居然头一仰大大咧咧地倒在了许博远的床上,“更重要的是,这床铺好,够大够软就差一床好棉被。”

    “靠!你快给我从床上起来。”许博远伸手去拉他,但却被他反手一拽,也栽倒在床上。

    一转头就正对着叶修笑吟吟的一张脸,许博远噌地一下跳了起来,脸涨得通红:“你到底想干嘛!”

    “帮你收拾房间啊。哥的工资很高的啊,忙活大半天,不给点优待?”叶修捏着许博远的手,拇指轻轻摩挲着他的手背,言语中带点侵略者的味道。

    这一下把许博远气得说不出话来,转过头来狠狠地瞪着叶修。自己当真是引狼入室,怎么会同意让这个老无赖进家门?刚才因为叶修热心帮忙累积起来的稍许感动,一瞬间统统被许博远抛到九霄云外,恨不得当场把人一脚从窗户边踢下去。

    “哈哈哈哈……”叶修放开许博远的手笑了起来,“不逗你了,我说正经的,好房子空着可惜,以后常来吧。”

    许博远立马翻身坐起来。“你管我住哪,”他不服气,“我就爱住宿舍,上班方便又热闹。”

    “原来是怕寂寞?也是,这么大一屋子,”叶修摸着下巴,“那以后我陪你住怎么样?”

    “你给我滚!”许博远顺手就把枕头砸到他脸上。

    “哈哈,”叶修拂开枕头,“你不是问我来这里干嘛,我这是在认真回答问题!”

    “再说这些有的没的我可要送客了啊!你帮我打扫屋子我很感谢,就当今晚的房租,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

    “好好,房东大大万岁,小的这就起来干活。”叶修举双手假装投降。

    

    一切忙完就到了傍晚。

    雨又大了起来。

    雨声像是绵延不绝的漫长诗篇,静心下来听时才觉得这声音是一句句都落在心坎上。平时许博远一个人待着的时候很讨厌下雨,人在雨中便有种不自在的禁锢感;现下身边有个不速之客,心里却是沉甸甸的踏实。

    他不想承认自己怕寂寞,尤其对象还是叶修。但他也说不明白自己为何一直要拒绝叶修。他在下意识地逃避,企图绕开所有讨厌和喜欢的感情,不去解这个解不开的谜。

    雨声却像追逐着他的心一般,一阵一阵地拍打上来。

    “再等一下啊,”叶修正在厨房,围着围裙煮泡面,“等你吃过哥的泡面就知道跟哥一起住是多幸福的事了。”

    事到如今也不想再计较这家伙的喧宾夺主和满口胡言了。许博远瞥了叶修一眼,回道:“不就是个泡面嘛,上班经常吃,谁煮的还有差别?”

    “心意不一样,”叶修嬉皮笑脸,“经验也不一样,哥从15岁起开始研究泡面的艺术,煮过的泡面碗连起来都可以绕地球三圈了。”

    “你就吹吧。”许博远懒得理他。

    “你不信?”叶修端着热气腾腾的碗走过来,“试一口就知道了。”

    这排骨面还真是热度适中口感十足。许博远吃了一口,筷子忍不住又动了。

    “怎么样?”叶修眉毛上扬。

    “还凑合。”许博远漫不经心。

    “你就坦率点承认好吃吧。”叶修得意。

    “不要。”筷子却是诚实的,一碗面瞬间下去了大半。

    “嘿,几个月不见蓝河大大睁着眼说瞎话的实力有长进啊。”

    “再长进都还离您十万八千里。”

    “明明就只有一个手臂的距离嘛。”叶修在餐桌对面伸出手,掌心便在许博远的脸旁停了下来。

    许博远瞪了他一眼:“你干嘛?放回去。”

    “是是是。”叶修笑着把手放回了自己的碗旁,却也不继续吃面,就这么笑嘻嘻地看着许博远。

    这一次许博远没有逃避他的目光。“你……15岁的时候都在做什么啊?”他突然对面前这位退役大神的生活充满了好奇,成名之前的叶修,之后的“叶秋”,再到没落的战神,包括兴欣的那间狭小的储物房,和五个冠军……这个人的一切都在后来的各种民间传说中变成了成功学的范本,但他从未听过叶修本人的任何说辞。

    心像是悄悄地开了一扇窗。许博远却不愿承认这是面太好吃的缘故。

    “我没说过吗?”叶修一愣。

    “没有,杂志采访也没提过。”许博远摇头。

    “哦?你还关注我的采访?”叶修眼里闪过一抹亮光。

    “……你说不说?不想说算了。”许博远收了筷子就要起身。

    “别别,我说,”叶修搅了搅面汤喝了一口,回忆着遥远的往事,“那时候啊,和沐橙还有她哥天天瞎混,什么网游都打,想办法赚钱。其实除了泡面和打扫我还会很多事情,那时候什么事情都得自己做,还要照顾沐橙。”

    他停了一会,扒了两口面,继续道:“每天能有泡面加个蛋吃就很好啦,收入不好的时候还得去楼下网吧找老板要员工吃剩的白米饭拌酱油,久而久之,就签了个卖身合同呗——哦,那家网吧叫嘉世。”他举起筷子,在空中轻轻一点,仿佛是夹住了白炽灯的光芒,然后他对许博远笑道:“所以杂志采访都是记者随便写写的,什么陶轩慧眼识珠四处招揽人才发掘了我和沐橙,乱扯嘛,他认识我起因只是因为三碗免费米饭。”

    关于这故事中的另一个人,许博远是有听过一些传闻的,所以他很有礼貌地不去问。

    “其实兴欣的那个杂物间算待遇挺好的了,我去嘉世之前住的房间还没那个一半大,”见许博远没接话,叶修又道,“只要能打游戏,在哪里对我来说都一样。你信吗?”

    “我信。”许博远渐渐能分辨叶修认真和开玩笑的神情了。

    叶修笑了笑,站起身拍拍许博远的肩膀,再端着碗去了厨房。

    “你不吃了?”许博远问。

    “还不饿。这不快7点了,你要打节日特殊副本的吧?”叶修洗着碗说,“赶紧收拾一下干活了。”

    “对哦。”不对啊,这家伙怎么对蓝溪阁的副本安排一清二楚?我都还没接到通知。

    叶修放在桌上的手机闪了两下,跳出一条QQ记录,发信人“索克萨尔”——许博远哑口无言,只得认栽。

    

    “所以你就打算这样围观吗?”许博远挂上耳机,瞄了一眼身后叼着烟的叶修。

    由于许博远下达了严格的室内禁烟令,叶修此刻只得咬着烟杆解馋。

    可越是克制,全身的烟瘾越是如起疹子一般让人坐立难安,叶修语气都有点不淡定了:“喂喂哥就算有心帮你,你一不让人抽烟二是这里只有一台电脑……”

    “谁要你帮我了,”许博远在公会频道刷起了组团信息,“我的意思是你可以去门口抽烟,别打扰我。”

    “蓝河大大你这可不明智啊,我可是荣耀第一人你放着我不用……”

    “这是我的工作。”许博远再次打断了叶修的话。

    这态度强硬得没有一点商量的余地。叶修咂舌,摊了摊手只得拿着打火机出门。

    许博远扶正耳机打开了麦克风:“常规队呢还有多少人在线的?都出去过节啦?好吧……喊喊下属公会把人组齐了先吧。”

    

    叶修站在门外,对着漆黑的雨夜吐出一阵烟雾。

    走廊里只有一扇窗,边上的住家房门紧闭。他站久了,廊灯自动熄灭,只剩下手中烟头的点点火光。窗外的雨稍微小了一些,雨帘如细丝一样连接着天地。

    从这个角度正好可以看见许博远的书房,那淡黄色的照明光线温暖明亮。

    许博远一手扶着耳机不知在说些什么,表情专注认真。

    现实里第一次见许博远本人是在兴欣刚刚踏上职业联盟的舞台时,战队磨合还未完成,第六轮遇上蓝雨输了个1:9惨败。那时的叶修对接连的败绩并没有很实际的伤感,战队刚起步,胜负都是在所难免。外界对兴欣的恶评也好,对叶修本人的质疑也好,他统统一笑了之——要他挂心的事情太多了,他压根忙得无暇顾及别人的想法。

    然而他走出主场通道时被人拦住了。

    对方是个长相干净的青年,和自己差不多高,挂着蓝雨的工作牌。他站在兴欣的宣传广告前,显得突兀而严肃。

    “你是?”叶修问道。

    “你应该不止如此而已吧。”那人说,声音回荡在走廊里。

    叶修一愣,那人竟然只微微一鞠躬,便飞也似地逃离了。

    他后来才知道那年轻人是网游中与自己恩怨颇深的蓝河。

    茫茫黑夜里,明明有无数的光,叶修却觉得哪也比不上眼中的那一盏,让他觉得温暖舒适。

    

    叶修回到书房时许博远正对着组团界面焦头烂额。

    “怎么了?把你愁得眉毛都卷一起了。”叶修伸手就捏许博远的脸。

    “离我远点,一身烟味。”许博远狠狠瞪了叶修一眼,扭头甩开他的手。

    “是。”叶修只得拖着椅子往后坐了一米,趴在椅背上看屏幕。

    副本进行到最终BOSS前,因为战斗减员损失了一小队人。团队页面被许博远铺开放了一屏幕,各职业的图标混成一团。许博远选中几个拉来拖去,最后又按了取消。

    “唉……”许博远叹了口气。

    “骑士不够?”叶修一眼就看出了症结所在。

    这个副本叫“圣瓦伦丁的女神像”,前三个关卡都是有关情人节由来的传说——当然这些情人节还在打副本的单身狗们无暇顾及剧情,速度推倒BOSS分完奖励向前进发。最后一关是由玩家带着男主角越狱。打法是一队人负责保护神父,一队人保护男主角的情人——典狱长的女儿,剩下的人负责推倒BOSS“狂暴的典狱长”。

    地图是个方方正正的长方形,有些不太难的机关需要躲避,时不时会跑出一些狱卒、老鼠之类的小怪。然而麻烦却在于,BOSS狂暴之前会有五个伤害极高又打不死的“发疯囚犯”跑出来群体攻击,如果没有坦克系职业及时拉住仇恨移开小怪,团队便会遭到灭顶之灾。

    本来今天参加副本的成员就是临时拼凑的,装备和操作的水平参差不齐,加上前三个BOSS导致的正常减员,剩下的成员中算得上主力的只有一半不到。许博远评估完整个团队可以当肉盾使用的成员后,实在找不出几个足够多的T来处理这到处乱跑的囚犯,憔悴两字都写在抿紧的嘴唇上了。眼下他只好让副本成员休息一会,自个儿在电脑前烧脑细胞,恨不得蓝桥春雪能拿起盾牌当T使。

    这些小怪理论上是有一种打法。如果操作技术过硬,通过对BOSS和小怪的伤害范围判断,加上几个控场职业的帮忙,用DPS职业是可以躲开囚犯的伤害。

    他身边是有一个“操作技术过硬”的人,如果叶修操作自己账号,这五个囚犯恐怕在出现的瞬间就能被拖到角落丝毫不影响到大团,但……

    “我看看啊……”叶修伸头过来。

    “你别管,”许博远捂住屏幕,“这是我的事情。”

    “嘿,”叶修笑道,“不想让我帮忙?”

    “废话,”许博远认真说,“你是你,我是我,这是我们蓝溪阁的事情。”

    这家伙实在是很要强嘛。叶修摊了摊手。

    这时大部分的副本成员回来了,团队频道热闹起来。不少人询问蓝团长有没有什么办法,怎么分配成员。

    这实在没有T啊……我自己去试试那小怪得了,我好歹也是蓝雨训练营出来的,怕死不是蓝雨人。还好这情人节副本并没有什么重要的掉落,只是活跃节日气氛让大家玩玩而已,即便过不了关底BOSS,对蓝溪阁的副本进度也不会有丝毫影响。许博远把心一横,清咳两声,就打算宣布自己的决定。

    “等等,别做傻事啊小蓝,你不行。”叶修摸着手机在身后说。

    “我不试试怎么知道。”许博远倔道。

    “哥知道你在想什么,这副本哥设计的,非T职业要搞定这小怪手速必须过200,还需要打出200以上连击,你行?”叶修道。

    许博远默然。叶修的判断很客观,他明白自己的局限。可如果叶修此刻加入,他会觉得自己的生活和职业都被差距感残忍地侵犯。

    他不愿意。

    他希望自己和叶修是平等的关系,不论是现实还是荣耀。

    “等等,只是把小怪带走的话哪里需要200连击!而且还有别的骑士帮忙分担仇恨吧!”许博远才反应过来。

    “所以呢,你们蓝雨的事情,让你们蓝雨自己解决,”叶修完全不顾许博远的反驳,只是笑了笑,非常自然地伸手覆在许博远握着鼠标的手上,熟练地操作起来,“哎你手怎么这么冰啊。”

    温热的触感从皮肤相接的地方漫到心里,许博远一时间心跳得快炸了,他想站起来逃走,可一种奇怪的定力从叶修专注的眼眸中传达出来,让他呆若木鸡——他居然什么都说不出口,就让叶修这么握着自己的手拖动鼠标。

    “好啦,”叶修放开鼠标,“物尽其用,这不算我的帮忙啊,是你们蓝雨自己的事情。”

    团队界面被单独分出了一个小队,里面只有两个人,名为“语速三万”的术士和一个叫“手速逆天天天”的剑客。叶修还细心地给他们两个打上了小红花标记。

    “三队那两个,干活啦。打副本划什么水呢,一个控场一个DPS正好去处理掉疯子。”叶修扯过麦克风说。

    术士?剑客?什么情况?许博远傻眼了。

    “我靠靠靠靠靠靠我去你妹你**的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谁啊!”

    “靠靠靠你好歹也配个治疗吧!”

    “这**也太残忍你特么是要累死我!”

    “情人节我休个假打个副本玩玩不行吗?”

    “你给我看清楚前面的DPS统计!我哪里划水了只是收放自如而已!”

    术士的刷屏瞬间起了。仿佛怕是人看不见似的,还用了字体加粗最大号的文字泡。

    “稍等,换号。”剑客倒是知趣,表示配合安排。两个账号瞬间灰了一下,再次上线时,刷屏的就是剑客了。

    这种职业组合和这样频率的文字泡攻击许博远只能想到一个可能。“喻队?”他私密了一下术士。

    “前面的副本指挥做得不错,小怪交给我和少天吧。”对方回复。

    “得了吧赶紧的,处理几个小怪还叽叽歪歪些什么呢,哥可看不下去了啊剑圣大大。”叶修在QQ上调侃黄少天。

    “去你妹,你追我大蓝雨的人还要我打工,扒了我家墙角还想要我出力,我又不是杨白劳白白送自家人给你还要替你数钱,”黄少天噼里啪啦地回,“一顿饭啊,我和队长一起,西湖楼外楼,别想赖。”

    “帮我刷个单只小怪200连击,你就是加一顿全聚德烤鸭也行。”叶修难得地自加砝码。

    “200连?轻轻松松小case,我截图了。但你搞什么飞机?这副本有什么特殊设计吗?”

    “大神如你不会感兴趣的。”

    “我怎么读出了‘别跟我抢’的意思来?算了算了,我也当帮老板打一次工,解决一下蓝雨单身汉太多的问题好了。”黄少天同意。

    

    团队成员此时已炸开了锅,一个剑客和一个术士居然想单挑十个人才能搞定的小怪,这是自不量力还是大神降临拯救副本死死团?再说刚刚说话的那个人不是团长吧,声音好像在哪听过?

    “大家注意,”许博远发声,同时发布了团队确认通知,“按照刚才的安排,三队注意疯子,一、二队跟我打BOSS,剩下的人在后方标记处抱团保护NPC。”他又接连做出几个治疗职业和DPS的操作说明,说得条理清楚逻辑连贯,确保了今天新进组的妹子都能知道自己在副本什么阶段该做什么。

    即便是喻文州和黄少天两位大神在场,这个团队的团长依然是蓝桥春雪。

    “三队那两个人没问题吗?”有人提出质疑。

    “没有做不到的可能性,”许博远镇重地说,“在这里的想必都是我们大蓝雨的支持者,如果连自家队长副队都不能相信,还要什么信仰呢?”

    团队里自然是一阵爆炸,最后被黄少天用强势刷屏盖了过去。

    “谢谢大家的支持:)”喻文州发了一个微笑表情,“听团长指挥,你们团长很棒。”他补充道。

    蓝雨队长的肯定如暖流在心间淌过。许博远定了定神,再次开麦做起副本的安排来。

    “你很棒。”他听到身后的叶修说。

    心跳无声无息地加快了脚步,如同窗外的雨声,悄悄地,占领了这片天地。

    

    副本打完已近11点。

    黄少天心情极好,顺势招呼了一大批成员出本去找世界BOSS了。喻文州和许博远打了个招呼,下线去整理战队资料。

    刚刚挤满了人的副本地图,没一会只剩下蓝桥春雪一个人孤孤单单地站在女神像下。

    许博远打了个哈欠,吐槽叶修:“你这设计的剧情太虐了吧,瓦伦丁还是死了,他女朋友最后化成巨大的神像,你都不能让人好好过个节吗?”

    “剧情可不是我写的,我只负责整体策划和分配任务,”叶修满不在乎,“再说也不能更改历史嘛,情人节不就是为了纪念情侣死死团的悲剧?”

    “活该你单身狗这么多年……”许博远撇了嘴角。

    “那原因可是有很多滴,”叶修看着许博远的脸说,“最主要的是,还没遇上你嘛。”

    许博远感觉到脸上温度骤然上升,硬是扭头转移话题:“你……你刚刚说200连击是怎么回事,这副本还有什么机关吗?”

    叶修倾过上身,头靠在许博远的肩上,双手搭上了鼠标和键盘,就这么操作起蓝桥春雪来。

    “你干什么!”许博远心中警铃大作,被叶修用这样的姿势圈着,他怵在椅子上动弹不得。

    “给你看个好东西。”叶修的声音几乎是在耳边,温暖的呼吸扰得许博远头皮发麻。

    屏幕中的蓝桥春雪先是走到了发疯囚犯离开的通道里,从地上拾取了一件物品。然后回到大厅,对着墙助跑几步,一跃而起,精准无比地踏中石壁上的凹槽,再次跃高,踩着石头缝翻身往神像跳去。

    “这快捷键设置很有想法嘛蓝河大大。”叶修啧啧称赞。

    明明是你跳跃的方式很有想法。许博远腹诽。

    但蓝桥春雪此时离神像还差一大截,许博远看见自己的剑客抽出剑,用凌厉的剑锋击中天顶上垂下的铁索——确切地说是刺中了铁索中间的环扣,借力转向,再接上三段斩,最后一个后空翻,稳稳地落在了神像的手臂上。

    许博远被这流畅利落的操作吸引了注意力——他本来就知道叶修很强,但这么近距离看他演示技巧还是第一次。那双手稳得不可思议,技能和角色动作的衔接仿佛不用经过思考,就连自己的快捷键也是看了一眼就适应了。

    “还是差了点啊……老咯老咯。”叶修嘟囔两句,把蓝桥春雪又往前带了两步。

    剑客此时站在神像平平向前伸出的手腕上,对面着半人高的手掌。女神的手指微向内拢,仿佛在保护着手中的小小玩家。

    叶修选中了背包栏中的物品——瓦伦丁的纸条。许博远才看清上面还有几个字。Love you forever……

    蓝桥春雪蹲了下来,把这泛黄的纸条轻轻地放在女神像的手掌心中。

    女神像空洞的眼里居然流下泪来。

    “那什么东西在发光?”

    “你发现啦?”叶修笑道。

    鼠标咔嗒响了两下,蓝桥春雪头顶上跳出一行提示:“您已拾取装备‘圣瓦伦丁的祝福’。”

    “哈?什么东西?”许博远看到这颗戒指的属性说明上写着“这是圣瓦伦丁的祝福,愿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也是策划的爱,情人节快乐:)”

    这只是一个普通的灰色装备,没有任何属性附加,形状也平平无奇——只有戒面当中的蓝色水滴,看上去像是泪珠一样。

    策划的爱?

    许博远脑中嗡嗡作响。

    “你也差不多是时候答应我了吧?”叶修依旧靠在许博远的肩上,呼吸吐在对方的耳朵里。

    许博远听见自己的声音在打结:“你、你……我……可不可以先问一下,你到底看上我哪点了?”

    叶修倒是往后靠了靠,松开了许博远的肩,说:“记得第一次见面你对我说了什么吗?”

    “你不仅仅如此而已吧……”许博远老实复述。事到如今他也得承认当时是一时冲动的热血上头,“但那只是个鼓励而已,你应该不缺吧!”

    “在那时,你是唯一一个这样对我说的人。”叶修把许博远的电脑椅转过来,面对面,深深地看进他的眼里。

    许博远愣了。

    “怎么?没反应啊?看来游戏装备确实不够嘛。”叶修掏了掏裤口袋,摸出一个小盒子,上面还有荣耀的LOGO,打开来里面是颗戒指——长得和这“圣瓦伦丁的祝福”一模一样。

    “怎么样?我可是有备而来。”叶修得意道。

    “这分明就是游戏周边吧!诚意呢?”许博远挑眉。

    “也是限量版,你看这上面有编号的啊。1314呢,很难搞的,我也是加班好多天才跟官方换了这点小小的奖励,”叶修眨眨眼,“你要还是不要啊蓝河大大,我都说到这份上了你不会一点感觉都没有吧……”

    “我……”许博远顿了一下,心跳的节拍在催着他,声音乱如麻。

    然后他听见自己说:“我要。”

    “不许反悔啊。”叶修拉过许博远的手。

    “谁……谁要反悔啊!”许博远喊道,“我靠求你别把那么娘炮的东西戴我手上,我回头找个链子挂起来就是!”他夺过戒指盒,藏在身后。

    叶修没说什么,只是笑着看他。

    许博远站起来,却被叶修拦腰一抱揽进怀中。

    “说好了,以后陪你住啊,”叶修笑道,“多多指教了,蓝河大大。”

    “你滚!少得寸进尺。”许博远气得要咬他。

    “说真的,”叶修抱紧许博远的肩膀,力道很重,像是不愿放开最重要的礼物,“谢谢你。不管是那时还是现在,我都松了一口气。”

    “你……真是……”许博远搜肠刮肚最后冒出了一个词,“白痴。”

    “也只有你会这么说。”

    

    窗外的雨停了。

    以后的雨会不会再下,都不要紧了。

    反正,都没机会一个人看雨了,对吗?

    

    Fin.

========

[1]正混蛋是个宅男口语,非错字

情人节快乐!茶话会主办方辛苦。

无料已经发完啦,感谢大家支持。

PS 看,我强行夹带了黄喻黄呢,我是有写贺文的(胡说),黄喻部分的剧情和之前的100问有联动(两人会在节日随便找个副本打打)

评论
热度(148)
© 2016魔都叶蓝茶话会 | Powered by LOFTER